作者:袁曉春 張愛敏

出處:甲午網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4年11月11日

摘要:中國的博物館作為文化舶來品,隨基督教傳教士傳入,最早出現在我國沿海城市。登州文會館是我國最早開設博物館學課程的高等院校,文會館博物館與張謇的南通博…

關鍵詞: (暫缺)

中國的博物館作為文化舶來品,隨基督教傳教士傳入,最早出現在我國沿海城市。登州文會館是我國最早開設博物館學課程的高等院校,文會館博物館與張謇的南通博物苑有著不解之緣。中文的博物館一詞,源自希臘文Mouseion,意思是繆斯的神殿。世界上公認的最早的博物館出現于公元前3世紀,為托勒密·索托受希臘文化的影響,在埃及亞利山大城創建。現代意義的博物館,出現于17世紀后期。而1753年,英國建成的大英博物館,則是世界上第一座對公眾開放的現代博物館。中國的博物館出現于19世紀后期,最初由外國教會創辦。1905年,中國近代實業家、教育家張謇在南通建立南通博物苑,為第一座由中國人建立的博物館。近年來,我國的博物館事業進入迅速發展期,博物館的建成、開放成為每個城市文化發展的標志。目前,我國建成各類博物館近4000座。

1864年1月,美國著名傳教士狄考文、郭顯德等在山東半島傳教,在蓬萊、煙臺等城市興建教會博物館。期間,我國民族實業家、早期教育家張謇正是通過在登州(蓬萊)軍中任職,接觸并了解、熟悉了博物館。1905年,張謇在南通建起我國最早的博物館——南通博物苑。從此,中國的博物館開始屹立于世界博物館之林。因而蓬萊、煙臺等地的教會博物館與中國最早的博物館——南通博物苑,有著直接的淵源。必須指出的是,美國傳教士狄考文、郭顯德等出于傳教目的,為吸引中國百姓進入教堂而建立教會博物館,從而導致中國最早的博物館——南通博物苑的誕生和發展。正如狄考文成立登州文會館最早引進西方現代教育體制等一樣,筆者認為狄考文等傳教士在山東半島傳播基督教,同時帶來了現代科學文明。傳教士以傳播基督教為主業,興辦登州文會館、登州文會館博物館、聾啞學校——啟喑學堂、醫院、印刷廠等各項事業為附屬品,伴隨而來的是山東半島現代文化教育事業的建立及發展。本文擬從登州文會館博物館、煙臺博物院福音堂等早期教會博物館著手,探析早期教會博物館與中國最早的博物館——南通博物苑的淵源關系以及南通博物苑的建設歷程,不當之處,尚期專家教正。

一、狄考文創設博物館學課程,興建登州文會館博物館

狄考文(1836—1908),美國著名傳教士,1864年1月到達山東登州(蓬萊),在登州(蓬萊)城北部觀音院建立教堂,開始傳教。于1864年建登州文會館,從早期的小學、中學,直至1882年被美國長老會批準為正式的高等教育學校。狄考文曾被授予神學和法學博士學位,其知識豐富,視野廣闊,在諸多領域頗有建樹。狄考文作為教育家,籌辦中國最早的高等教育學校——登州文會館,出版了《筆算數學》、《代數備旨》等專業書籍。作為傳教士,他主持翻譯了中文版《圣經》,為當代版《圣經》的前身,其影響深遠。他出版了外國人學習中文的專著《官話類編》,為近現代外國人學習漢語的入門教材。他將電燈及電力設施引進中國,這可能是中華大地上最早一批點亮的電燈和電力動力設施(1 )。此外,狄考文等傳教士,給山東半島帶來了壓水井、自行車等先進工具。傳教士在傳教的同時,也傳播了近代科學技術。

狄考文在登州文會館不僅設立博物館,同時還開設博物館學課程。從目前發現的史料考查,登州文會館開設的博物館學科目,是目前中國近代學校中最早開設的博物館學教學課程。登州文會館的博物館學教學課程據《文會館·歷史三:學科》記載:“文會館章程,原定為正備兩齋,正齋六年畢業,分道學、經學、國文、算術、歷史、理化、博物暨性理、天文諸科。”(2 )從已發現的登州文會館史料檢索,在早期登州文會館的課程中,其 10個學科分為:一、修身;二、講經;三、中國文;四、外國文;五、歷史;六、算學;七、博物;八、理化;九、法制;十、心理學。博物館學科位列第七位,其內容包含地質學、動物學、植物學、廣博物志、百獸圖說、觀物博異等。教授博物館學的外籍教師有柏爾根、維禮美森等人士。值得一提的是柏爾根博士,曾任登州文會館第三任負責人,除傳教外尤其擅長教授博物館學。曾在文會館內“取草木鳥獸昆蟲礦石數千件,羅列一室,作為動植物標本,學者便之。”(3 )

登州文會館最早在中國教育界開設博物館學課程,培養了中國博物館學的早期人才。據記載登州文會館的畢業生,先后到全國16個省的學校任教,進一步傳播了博物館學的內容。

狄考文最初在簡陋的教堂中設小型博物館,因陋就簡開拓學生和登州百姓的視野,同時作為一種傳教手段,吸引百姓來到教堂。1886年,狄考文建起西式樓房,新教堂正式投入使用,據《文會館志》記載:“博物陳列所建于學堂之前,此館內之大概情況也。”博物館后面為教堂,此外在登州文會館內設立藏書室、閱報室、物理和化學實驗室等,還設有觀星臺(天文臺)等設施,同時文會館內還配有洗澡間、發電房等附屬設施。

據狄考文的夫人艾達記述:“登州舉行府試時,大批學子涌進城里,希望獲得生員資格,這種資格是官場必經的晉身之階。考生中很多人聽說過外國機器的名聲,都要來證實一下,因此狄考文博士常常就在考生們無事的幾天里和他們在一起。最后,和這些人打成一片,效果非常好。這種辦法也用于中國新年,那時所有城鎮和鄉村都有休閑娛樂。在《官話類編》發行(Mandarin Lesson)有了收益之后,他就用這些錢建造了一個大博物館,入口開在街面上。博物館的一半是大講堂,可以放立體幻燈或電影。不過,大講堂一般還是用作講堂,進來的人可以坐下來聽道。同時,先進來聽經的人由專門助手領到里面的屋子參觀。里面的屋子對這些人來說是多么神奇啊!在這里,一個人用一只手轉動一把小曲柄磨谷物,就像一個婦女或一頭驢子費更大的力氣在石磨上磨得一樣快。在這間屋子里,有些箱子放著鳥的標本,四周墻上掛著各種動物的圖畫。更令人們驚奇的是這里有一個人搖動大曲柄,以某種神秘的方式使一輛小鐵車先在頂部發出火花,然后圍著屋子在一條循環鐵軌上奔跑。他們覺得奇怪,如果那個人拖著這輛小鐵車在地上轉圈不是更容易么?這件屋子頭上有一臺柴油引擎,無疑使人們感到驚奇,一臺“令人毛骨悚然”的機器,的確使他們感到震驚。很多難以訴說的事情,都使人們驚訝不已。這間屋子參觀完了,這些人被引導著從另一個門出去,當汽笛鳴響表示該下一幫人進來的時候,這些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他們稱這種參觀為‘開開眼’。”(4 )

1904年,登州文會館遷至濰縣,其留下的博物館仍然吸引登州的各界人士。據1909年長老會山東差會的報告,通過這個博物館,每年有12000人進入教堂聽宣教。

狄考文在長期的中國生活中,與中國產生了深厚感情,他在晚年給朋友的信中曾說:“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有著美好的未來。我很高興有機會做我所能做的,使她邁向美好未來的事情。” (5 )狄考文先后在山東從事傳教與教育工作長達45年,死后埋葬在煙臺毓璜頂長老會墓地,可以說狄考文的一生與中國近代基督教傳播與教育事業緊密相連。

二、郭顯德創辦煙臺博物院福音堂

1863年,美國傳教士郭顯德與狄考文等從紐約登船,于當年年底到達上海。1864年1月來到山東的登州(蓬萊),開始了登州傳教生涯。8個月后,郭顯德離開登州(蓬萊),到煙臺傳教。于1867年在煙臺毓璜頂建起教堂,投身于教堂的傳道布經工作。

據山東學者劉銘偉研究,郭顯德于1879年開始計劃籌建博物院,向人們展示外國的奇異產物、先進科技與文化。他利用回美國休假的機會,募得2000美元,半價購買了廣東富商李載之位于芝罘元龍街與同樂街之間的一處房產(計平房27間、樓房10間)。李載之又資助其500美元用于籌備辦展。1880年,博物院建成,取名為“博物院福音堂”。展廳共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為太平洋海產各種珊瑚及各種礦石;第二部分為各種鳥獸標本及植物標本;第三部分為物理化學儀器以及各種圖書等。展品中,老虎、獅子的實物標本和一塊六面鏡最吸引人。自古以來,人們只是談虎色變,從未見過真老虎,畫家筆下往往畫虎類貍貓、畫獅類哈巴狗,這回有了真的虎、獅形象可以參照。六面鏡折射出的各種形象奇妙無比。博物院的開辦產生了轟動效應,人們從四面八方慕名而來,爭相參觀。當地人自不必說,遠處來經商辦事的、過路的、探親訪友的各色人等,凡來煙臺,必到博物院一睹為快。而這時郭顯德也抓住機會向眾人傳道。博物院每季度特為婦女開放一日,這一天不許男人進館。在向婦女宣講中,經常涉及到的話題是“女人放足”。博物院大門安裝了旋軸計數器,進一人轉一軸,以記錄每日進館參觀人數。據數據器統計,每年來博物院參觀的人數約為7.5—10萬人。

郭顯德在二十世紀初,先后被美國兩所大學授予神學與法學博士學位。他在山東生活傳教56年,與山東的百姓建立起深厚感情。1914年,民國政府授予他“雙龍嘉禾”獎章一枚。(6 )郭顯德為山東的博物館、教育、醫療、衛生事業做出了突出貢獻。

三、張謇興建南通博物苑

張謇(1853—1926),是我國最早向清朝政府提出在全國建設博物館的人士。他在創辦大生等紗廠、興辦實業和開辦師范學校等方面均卓有建樹。他開創博物館、實業、學校建設之先河,是清朝最早睜眼看世界的知識分子之一,在中國博物館創建與發展的歷程中作出了卓越貢獻。

1876年夏天,張謇以秀才身份,投身淮軍名將吳長慶軍中擔任幕僚。1880年冬天,張謇隨吳長慶移軍山東登州(蓬萊)。吳長慶時有“儒將”之稱。軍中人才匯集,有“文有張謇,武有袁世凱”之稱。知識分子出身的張謇,愛好廣泛,他喜歡的去處之一就是登州文會館,在登州文會館內他看到了館中陳列的各種動物、植物標本。最讓張謇驚奇的是,狄考文從美國運來的發電機,利用電力點亮的電燈以及各種電力設施。張謇喜歡在登州文會館親手操作狄考文制作的打谷去殼機、磨面粉機、麻繩機、織麻袋機、煤球機等各種機械。近兩年期間,張謇在登州文會館的觀摩、學習,極大地開拓了他的視野,激發了他的求知欲望,從而使他成為最早接觸近現代科學技術的知識分子。其中,張謇的愛好之一就是博物館的動植物標本和新奇的電力設施,并且他對登州文會館里教授的博物館學課程多有涉獵和一定掌握,這些都為以后興辦我國最早的博物館——南通博物苑,打下牢固的知識基礎。

1905年1月, 張謇將興建中的公共植物園規劃為博物苑,占地23300平方米,后擴大為71800平方米,建立了中館、南館、北樓和東樓。苑內有4個陳列館,陳列自然、歷史、美術、教育四部分文物與標本。中館為三開間中式平房,上部加蓋一間二層尖頂小樓。南館平面凸字形,為一座西式二層樓房。北樓為五開間二層中式樓房。東樓為一座中式樓房。苑內種植樹木花草,飼養鳥獸,并有亭榭、假山、荷池等園林建筑。苑內文物、標本來源于各地人士和寺院捐贈、售予。1914年編印的《南通博物苑品目》,共收錄文物、標本2973號,1933年增至3605號,每號一件至數件不等。南通博物苑的藏品以歷史文物與自然標本并重,總數近5萬件。歷史文物以見證地方歷史的文物為主,時間跨度自新石器時期直至當代;自然標本既有反映南通地區動物、植物等自然資源的藏品,同時也廣集國內外珍貴的巖礦石、化石及珍稀動植物標本。顯然,南通博物苑的藏品種類與登州文會館博物館的展品有著相似之處。

1905年,張謇在南通營建博物苑,開始了中國博物館事業的實踐。同年,他還上書清朝政府,建議順應世界發展潮流,適應中國社會需要,在京城創辦博物館,進而推廣到中國各地。張謇的熱忱建言,沒有被沒落的清政府采納,而他克服艱辛、苦心經營的博物苑卻獲得成功。他對博物館的精到論述,也成為中國博物館學的理論基石,南通因此而成為中國博物館事業的發祥地。

四、結論

綜上所述中國近現代博物館事業的創辦,源自于中國沿海地區的登州文會館博物館等早期教會博物館,以及登州文會館傳授的博物館學課程及其在16個省的傳播。而張謇也正是因為在登州駐軍期間被狄考文創建的教會博物館等所吸引、啟發,因而萌生了創辦由中國人自己建立博物館的想法并付諸于行動,于1905年創辦了南通博物苑。當然,美國傳教士僅是以建設博物館為傳教手段,吸引基督教受眾者,進行宗教文化傳播。然而,正如當年的博物館建設雖然是傳教士帶來的輔助傳教手段,卻啟發了大批的晚清有識之士,開啟了中國近現代博物館建設的序幕,引領了中國近現代博物館事業的發展。

注:

(1)費丹尼:《一位在中國山東四十五年的傳教士——狄考文》,郭大松、崔華杰譯,中國文史出版社,2009年,第166-167頁。

(2)王元德、劉玉峰編:《文會館志·歷史》,濰縣廣文學校印刷所,1913年。

(3)王元德、劉玉峰編:《文會館志·柏爾根先生行年事略》,濰縣廣文學校印刷所,1913年。

(4)費丹尼:《一位在中國山東四十五年的傳教士——狄考文》,第146頁。

(5)費丹尼:《一位在中國山東四十五年的傳教士——狄考文》,第2頁。

(6)郭大松譯編:《中西文化交流的先驅和橋梁》,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61—69頁。

(袁曉春:登州博物館副研究員?? 張愛敏:登州博物館助理館員)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相關文章

  • No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