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暫缺)

出處:《新金融觀察》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1年9月4日

摘要:北洋水師原本是去軍事示威的,卻被“蕞爾”日本結結實實地劈了一個耳光,死傷慘重。事件發生后,北洋水師群情激憤。據野史的相關記載,定遠、鎮遠、濟遠、威…

關鍵詞: (暫缺)

圖為日本漫畫:長崎事件后,日本幻想著自己的艦隊能令中韓望而興嘆。

圖為日本漫畫:長崎事件后,日本幻想著自己的艦隊能令中韓望而興嘆。

 

北洋水師的“第一戰”,居然是在日本長崎,而且,這一戰的對手,是日本的警察和平民,起因則是北洋官兵嫖娼引發的消費糾紛。

這實在出乎李鴻章的預料。

北洋水師原本是去軍事示威的,卻被“蕞爾”日本結結實實地劈了一個耳光,死傷慘重。事件發生后,北洋水師群情激憤。據野史的相關記載,定遠、鎮遠、濟遠、威遠四艦迅速進入臨戰狀態,褪去炮衣,將炮口對準了長崎市區。隨艦出訪的北洋水師的外籍教官瑯威理(Lang William M)甚至建議立即對日宣戰,武力解決。

習慣了受氣于西洋人的日本,也沒想到要遭受“支那人”的侮辱,自此臥薪嘗膽,立誓消滅北洋水師。

1886年的8月15日,長崎的這場糾紛,成為東亞裂變的導火線之一。

‘長崎事件’,是大清國在近代歷史中第一次‘以威壓人’,終于擺脫了一點宋襄公心態,展現了可貴的狼性。這也是近代中國對日交涉中唯一的一次勝利。但這次勝利,加深了中國朝野對日本的蔑視,導致北洋艦隊多年停滯不前,為甲午戰爭的失敗埋下了禍根。

海上亮劍

北洋艦隊是由提督丁汝昌率領,到日本長崎的三菱造船所進行檢修,同時對日本進行“親善訪問”。這是北洋艦隊首次訪日。

自1875年開始建設北洋水師以來,十年間,北洋艦隊具備了基本的雛形,除了英國制造的巡洋艦揚威、超勇之外,德國制造的當時世界上最為先進的軍艦之一定遠、鎮遠艦也在1885年開始服役。大清國正在迅速躋身世界海軍大國的行列。

此次,李鴻章下令尚未正式成軍的北洋艦隊,開赴朝鮮宣示國威,是因為朝鮮的局勢再度緊張。

去年(1885)4月,大英帝國突然出兵占領了朝鮮巨文島,這是位于濟州海峽的戰略據點。一個月前(3月18日),俄國軍隊向英國殖民地阿富汗的北部地區發起攻擊,擊潰了阿富汗守軍,史稱潘賈德事件(Panjdeh Incident)。英俄兩國劍拔弩張,幾乎爆發全面戰爭。

為了與英國對抗,俄國宣稱,如果英國繼續占領巨文島,俄國也將占領朝鮮的某個地方作為對抗。它選中了永興灣,并計劃占領對馬島。英俄的行動,令日本相當不安,它絕不希望“使日本近海成為爭奪之焦點,東亞和平殆不可保”,更不愿意俄國插手朝鮮事務。然而,此時的日本還很弱小,絕無實力對抗英俄,因此,它選擇了與中國合作,鼓動中國對朝鮮事務進行積極干涉,甚至表示,如果英俄繼續侵占朝鮮,則中日可以聯合行動。

朝鮮是大清的屬國,其一切外交都由大清政府代辦。憤怒的俄國人向李鴻章提出了交涉,要求中國保障濟州海峽的安全通行權。李鴻章順勢下令北洋水師出動,武裝巡游濟州海峽,既是對俄國人的安撫,也是對英國人的抗議,更重要的是,借此向日本人示威。

明治維新以來,崛起中的日本,不斷向中國發起挑戰(參閱本專欄3月7日《鬼子來了》)。先是在1870年代侵占琉球、覬覦朝鮮,隨后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朝鮮——這一把歷來被日本當作是刺向自己的匕首。對于日本,李鴻章早在1870年就清醒地認識到:“日本近在肘腑,永為中土之患。”北洋水師的興建,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日本侵占琉球的刺激,李鴻章在1881年坦承:“今之所以謀水師不遺余力者,大半為駕馭日本起見。”

巨文島事件令朝鮮半島局勢驟然緊張,中、英、俄、日四國開展了復雜的多邊角逐。對于北洋艦隊的武裝示威,英國人極為郁悶。盡管依然是世界上最為強大的日不落帝國,但英國在遠東的海軍力量,與新興的北洋艦隊相比,并無任何優勢,況且,北洋艦隊是在自己的藩屬國中活動,占盡主場優勢。東亞病夫的突然雄起,令英國極不習慣,震驚之余,它開始反省自己的遠東政策,這成為它在8年后的甲午戰爭中選擇日本、且在1902年締結日英同盟的因素之一。

自明朝抗倭戰爭之后,這是中國海軍第一次在濟州海峽亮劍,也是1840年鴉片戰爭之后,中國海軍第一次在危機海域亮劍。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相關文章


共有 北洋水師戰長崎:海上亮劍 長崎沖突 名網友留言

  1. 在濟州海域亮劍貌似不是抗倭戰爭,是萬歷年間抗日援朝戰爭,明軍大敗豐臣秀吉的二十萬戰國精英。侵襲中國的倭寇和日本統治者并不是一路人。

Leave a Reply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