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趙世喜

出處:甲午網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4年12月3日

摘要:煙墩位于榮成市崖頭街道辦事處石橋子村北,當地人稱之為煙墩……

關鍵詞: (暫缺)

經過無數次求證和專家的指點,這個長滿松樹、槐樹以及其它灌木、雜草的土丘,終于露出了真面目:它就是被有關部門列為已于1990年代消失的明代海防遺址——石橋子煙墩。

隱于林間的石橋子煙墩

煙墩位于榮成市崖頭街道辦事處石橋子村北,當地人稱之為煙墩。其前坡是冠嶺小區,后坡與府新小學相對,東側是榮成的一個液化汽站,北側和西側分別與青山東路和童心巷相鄰。如今煙墩上栽滿了松樹,長滿了槐樹、野棗及其他灌木雜草,不仔細踏勘,很難發現。

煙墩突兀于山頂正中,呈圓錐形,有人工堆土夯筑的痕跡。底面直徑約有十多米。煙墩的東南側被開山劈石所破壞,形成了一個九十度的陡坡,坡下是被附近居民開墾的土地,東北、北、西及南側保存的比較完整,土筑部分大約在五米以上。這里是現在東城區的制高點。站在至少3平方米的墩頂上,舉目四望,視野寬闊,西可清楚眺望西城區,煙墩與西城區制高點——海拔129米的青山遙相呼應;東可眺望尋山西部各村,煙墩與已經消失的馬山煙墩(現哈爾濱理工大學榮成分校)遙遙相對;南面、北面雖被高樓、樹木遮蔽,但透過樓間和樹木間隙,仍可還原當年南眺桑溝灣,北觀偉德山系的情形。

基于石橋子煙墩特有的軍事價值,1950年代,駐榮海軍某部曾在此建立哨所,使其繼續發揮海防前哨作用。現在墩頂上仍有哨所的部分基礎。據介紹,五十年代,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我國沿海很多地方都利用了舊有的煙墩建立哨所,或者設置雷達等。中蘇關系破裂后,部分哨所及設施被迫廢棄。

另外,1960-1980年代期間,人們又在煙墩西側建有水利灌溉及附屬設施,現在仍有殘存建筑物。

從未離開文保視線的石橋子煙墩

遺憾的是,這座建筑于明代、曾經收入《中國文物地圖集》的古軍事遺址,卻被列為消失文物。據《追尋歷史——威海市第三次文物普查成果巡禮》(威海市文物管理辦公室編著,青島出版社2012年3月出版)載:石橋子煙墩因建筑施工需要炸毀,消失時間為1990年。

其實,這座煙墩過去一直未曾離開文物管理和保護工作者的視線。

《榮成市志》載:1982-1988年5月,榮成市進行第二次文物普查,共查明縣境內有各類不可移動文物75處。普查中所見的18座煙墩大都有跡可尋,如烽頂子、東煙墩等,50年代海軍曾于其上建立哨摟,墩頂已被平削。榮成市文物管理部門所建《榮成縣不可移動文物調查錄》、《榮成縣不可移動文物一覽表》和《榮成縣不可移動文物分布圖》的3種檔案中,就包括石橋子煙墩。

1980年代開展第二次文物普查時,市文物館館長張起明,帶領周濟平、肖模林對這一煙墩進行了丈量和拍照。其時煙墩上海軍哨所建筑大部仍殘留,但因附近村民的開山劈石而岌岌可危。他們以村名將其命名為石橋子煙墩,所有數據都列入《榮成縣不可移動文物調查錄》、《榮成縣不可移動文物一覽表》和《榮成縣不可移動文物分布圖》中。后來收錄于《中國文物地圖集·山東分冊》(中國地圖出版社2008年出版,第603頁)。在煙臺市召開的第二次文物普及工作會議上,榮成縣明代墩堡衛寨的普查經驗,受到了會議的好評和推廣。

1991年,榮成市政府實施東遷石橋子村工程,石橋子煙墩南坡被規劃為宿舍區建設用地,為保證煙墩不被破壞,時任市文物館館長張起明特地找到城市建設部門,建議對煙墩舊址進行妥善保護。提及此事,已經七十八歲的張老至今仍記憶猶新。

莫讓石橋子煙墩成為“永久的痛”

文物是祖先留給我們的無價之寶,是歷史文化的見證和民族精神的紐帶。長期以來,文物作為一種文化生態,在提升城市品位、改善城鄉環境、推動生態文明建設方面,日益成為社會關注的新熱點、新亮點,同時它又是不可再生資源,無法用金錢衡量,一旦損壞,無法復原,成為人文歷史“永久的痛”。

而榮成的煙墩正面臨著這樣的“痛”,在原尋山所管轄的煙墩中,毀于1950年代的,僅是如嶗山煙墩土城東、西兩煙墩等少數;絕大多數毀于1960-1970年代的整地改土和新農村建設,如兵墩等。特別遺憾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頒布施行后,還有相當的一部分煙墩在建設中消失,如沽里煙墩、俚島煙墩等。其中除群眾的文物保護意識亟待提高外,文物保護的資金和文物保護行政執法力量不足,也制約了文物的保護與管理工作的全面展開。這些都說明,包括煙墩在內的文物保護是一項艱巨的長期性任務,依然任重道遠。

對于沒有消失的明代海防遺址--石橋子煙墩,應盡快將其從《威海市消失文物登記表》中刪除,按照文物“應保盡保”的要求,將其納入威海市、榮成市文物保護的范疇,落實相關的保護措施,給予妥善保護。

榮成市文物館原館長、副研究館員張起明認為,如果凝固的歷史被打碎了,我們拿什么給后人講述榮成文化和魅力?!他建議,文物管理部門應加大力度,廣泛開展文物知識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等法律法規的宣傳普及活動,使之深入人心,使保護文物成為人們的一種習慣、一種本能。進一步處理好文物保護與城市建設、新農村建設及旅游開發的關系,強調文物資源的保護性開發,明確保護是開發的根本前提,保護與開發應融為一體,提高對文化遺產的敬畏感和對文物保護的法律意識,找準建設和保護的結合點,讓城鄉建設和文物保護相得益彰。在技術方面,特別是在城鄉的規劃設計上,政府應把文物古建筑放在重要的考量范圍,保證興建與保護的平衡。要在城鄉建設中設置文物保護的紅線,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第九條規定,力求做到“四有”(有保護范圍、有保護標志、有記錄檔案和有保管機構),履行好文物保護的職責,在文物保護單位附近建設工程,要確保文物的安全、不得破壞文物的歷史風貌,更不得在文物保護范圍和控制地帶內搞違章建設,努力消除建設、旅游對文物保護的負面影響,實現城鄉建設、旅游開發和文物保護的良性互動。

(作者:榮成市政協辦公室)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相關文章

  • No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