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中塚明

出處:甲午網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4年11月27日

摘要:第三節 編纂《日清戰史》時有無編纂提綱……

關鍵詞: (暫缺)

日本自衛隊戰史研究人員如何看待《日俄戰史編纂提綱》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野村實是日本自衛隊的戰史研究權威之一。他出身于海軍兵學校(第七十一期),太平洋戰爭期間,在武藏號戰艦、瑞鶴號航空母艦上參加實戰,后經海軍軍令部,任海軍兵學校教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任第二復員局調查部部員,從事遠東國際軍事審判日本海軍被告的辯護事務,后來進入防衛廳,經日本海上幕僚監部,轉人防衛研修所,從事戰史研究工作,是防衛大學教授。

野村實有一本名叫《太平洋戰爭與日本軍部》的著作(山川出版社1983年出版)。這本書的序言“太平洋戰爭與日本軍部”的開頭論述“歷史的教訓”,并介紹了日本自衛隊戰史研究人員從福島縣縣立圖書館“佐藤文庫”找來的《日俄戰史編纂提綱》等一系列文件。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前面介紹的“日俄戰史史稿審查注意事項”,并“摘錄了其主要內容”。

野村實說,“在太平洋戰爭之前,日本陸軍和海軍軍人印象最深的戰爭,不是第一次世界大戰,而是日俄戰爭”(野村實著《太平洋戰爭與日本軍部》,第8頁)。但是,“在太平洋戰爭之前參與日本政策決定的和參與戰爭的陸軍和海軍軍人,只有其最高級首腦作為下級軍官有一點日俄戰爭的經驗,而大部分陸軍和海軍軍人都沒有參加過日俄戰爭。日本陸軍和海軍軍人主要通過陸軍參謀本部和海軍軍令部編纂并公開發行的戰史,學習了日俄戰爭的實際情況”(野村實著《太平洋戰爭與日本軍部》,第9-10頁)。

公開發行的戰史的內容是問題的焦點。野村實說:“就像許多個人傳記在編纂的時候美化傳記主人公那樣,戰勝國編纂的戰史,容易陷入不觸及戰爭的指導者和部隊的指揮官的失敗,戰場上的悲慘狀況被美化,長處被夸張,短處被隱瞞的弊端。”(野村實著《太平洋戰爭與日本軍部》,第10頁)根據野村實的介紹,在普奧戰爭(1866年)和普法戰爭(1870—1871年)之后,在戰爭中取得勝利的德國毛奇元帥說:“一般說來,戰史要對照戰斗結果進行敘述。但是,對于為戰爭勝利做出貢獻的人,不可損毀其名譽。這是國民的義務。”野村實說:“有一種批判說,德國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嘗受戰敗痛苦的一半原因是,在毛奇編寫的戰史里,歷史的真實和本應引以為戒的教訓只隱藏在戰爭輝煌勝利的背后,在國民的洞察中看不到歷史的真實和教訓。”(野村實著《太平洋戰爭與日本軍部》)野村實在這樣的前提下摘錄并介紹了“日俄戰史史稿審查注意事項”,他主張:“為了對政略指導、戰略指導、作戰指導進行深刻的研究,在史稿審查注意事項中,不能不說那些不應該載明的、應該概略敘述的、需要隱晦的、不應敘述的地方才是重要的。”(野村實著《太平洋戰爭與日本軍部》,第14頁)當然,如果太平洋戰爭中的日本軍人對日俄戰爭史有正確的理解,他們會不會在太平洋戰爭中嘗受戰敗的痛苦,則是另一回事了。無論如何,野村實關于日俄戰史編纂工作的上述主張,可以說是一種可以理解的意見。

“違反國際法”是不是“深刻研究”的對象

但是,野村實并沒有全文介紹這份“日俄戰史史稿審查注意事項”。盡管“日俄戰史史稿審查注意事項”原文的各項上有一至十五的編號,但是野村實的介紹卻沒有加上編號,這是一種讓讀者不知道野村實介紹了哪些項目的含糊不清的介紹方式。
不僅如此,野村實對于前述“提綱”的第五、十一、十四、十五共四項完全沒有介紹。因為野村實說是“摘錄”,這種介紹方式也許是理所當然的。我們暫且不談他對第十四項和第十五項的省略,而他完全沒有言及第十一項卻是引人注意的。“違反國際法和可能對外交產生影響的敘述”和軍事史沒有直接的關系嗎?
盡管野村實批評說,“不能不說”,對于太平洋戰爭來說,公開發行的日俄戰史中沒有寫到的“地方是重要的”。但是,野村實卻完全沒有言及刪除“違反國際法和可能對外交產生影響的敘述”的含義。這表明包括野村實在內,現代日本自衛隊戰史研究人員對近代日本進行的戰爭的看法,特別是對日清戰爭和日俄戰爭的看法,以及他們的歷史觀。

我再一次摘記第十一項的全文:

不可敘述違反國際法或可能對外交產生影響的事項。

理由:有關虐待俘虜、土人的事項可能導致侵犯中立的誤解的事項,以及當局否認的使用馬賊的報道,等等,常常容易引起物議,并可能累及邦交,或者可能降低世人對我軍的評價。

日清戰爭是日本同清國的戰爭。但是在這次戰爭爆發的時候,特別是在戰爭的初期,朝鮮是主戰場。正像我在本書中極力主張的那樣,日軍在日清戰爭中的首次武力行使是占領朝鮮王宮。

另外,如本書后面所述,日軍在進行戰爭的過程中,在朝鮮粗暴地征集了人員、馬匹和糧食。關于日軍占領朝鮮王宮,以及日軍在朝鮮的各種征集,朝鮮官方和民眾是怎樣對待的呢?它是怎樣傷害了朝鮮民族感情呢?對朝鮮人發動的抗日斗爭,日軍是怎樣殘酷鎮壓的呢?
盡管是日俄戰爭,但它是日本和俄國就朝鮮和中國東北問題進行的戰爭,它的戰場是在朝鮮,是在中國的東北地區。從日本的“朝鮮駐扎軍”的行動也能夠明顯地看到,日本進行日俄戰爭的時候,首先是無視朝鮮政府面臨日俄戰爭而發表的中立宣言,把朝鮮置于它的軍事占領下以后付諸行動的。作為日俄戰爭的結果,實現了“韓國并合”,作為日本的殖民地,朝鮮遭遇到亡國之痛。朝鮮民族極為痛恨,這是不言自明的。另外,在此后又成為日本殖民地的關東州,日俄戰爭之后也發生了借口有“反日行為”而殺害中國人的事件。

討論當時日軍的每一個行為,哪些“是否違反國際法”,當然是非常重要的問題。但是,這種討論會引發各種議論,也是事實。對于這些問題的議論,放到日后去做吧。

但是,正如我在本書前面已經敘述的那樣,有關日軍占領朝鮮王宮的敘述等等,之所以沒有在公開發行的戰史上出現,表明日軍的行動雖然是順著帝國主義各國的意愿去做了,但是,它卻不能向世界公布。另外,關于朝鮮人民在日清戰爭中的抗日斗爭,外交史料館里有一個文件夾子,名稱是“明治二十六年四月至二十八年九月韓國東學黨暴動事件”,其中收錄了大量的文件。但是上述文件在公開發行的《日本外交文書》中卻完全沒有收錄。我想這可能是出于對朝鮮人民抗日斗爭的鎮壓會在國際法問題上引起異義的擔心。

這樣,在日俄戰爭之后,日本和朝鮮、中國的關系,在日本和兩國之間留下了深深的傷痕,日本和朝鮮、中國之間的民族對抗,在此后日本考慮其亞洲政策方面,的確提出了必須面對的非常深刻的問題。

我認為,盡管有這樣的問題,野村實仍然沒有介紹“注意事項”的第十一項。作為現代日本的歷史認識問題,我認為這是不能忽視的。可以說,日清戰爭半個世紀以后崩潰的軍國主義日本“戰史研究”中的最大問題正在于此。

編纂《日清戰史》的時候有沒有《日俄戰史編纂提綱》之類的提綱呢?

在結束本章討論的問題之前,我想敘述一下在編纂《日清戰史》的時候有沒有類似《日俄戰史編纂提綱》之類的提綱呢?

如本書前面所述,我們還不很了解《日清戰史》的編纂過程。但是,在閱讀了同《日俄戰史編纂提綱》有關的一系列文件以后,我估計在編纂《日清戰史》的時候,大概有一個近似《日俄戰史編纂提綱》的規定。

關于這個估計的根據,我舉一例說明。

根據“佐藤文庫”《日清戰史》草稿《明治二十七年至二十八年日清戰史第二冊定稿》,在日軍占領朝鮮王宮的第二天,1894年7月24日下午5時,日軍為對牙山清國軍隊發動攻擊而南下之前,混成旅團旅團長大島義昌在向部隊下達命令的同時,還做了各種訓示。戰史草稿的撰寫者對大島義昌的訓示做了注釋。

我對這個訓示和注釋深感興趣。下面介紹這個訓示和注釋的內容:

另外,旅團長還下達了各種訓示,告誡其部下。下面列舉其要點。曰“現在尚未宣戰,因而不可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開戰”,曰“上至軍官,下至士兵,不可有輕敵、爭功、議論勤務之繁閑等一切有損國威的行為”,曰“熱誠工作,一意進取,不可思退”,曰“戰利品不可據為己有,但取得敵將首級者,可獲得敵將持有的貴重物品”等數項。

現在會戰迫在眉睫,勝敗將決定朝鮮的向背。本次戰斗是初戰,是日清兩國軍隊認真較量的開始。本來兩國三百年來(文祿、慶長朝鮮戰役以后)沒有一次真正的交戰,對敵人強弱的判斷,只限于平時通過偵察而進行的推測而已。因此,此種推測未必可靠。在這樣的狀況下,可知對會戰負有重大指導責任的旅團長的用心。這些懇切的訓示不是很有道理嗎。

但是,審查“定稿”的人,在這個注釋上貼了一個字條。在這個字條上是這樣寫的:

希望刪去作者對這些訓令的注釋。因為如果保留這個注釋,就等于同意這些不適宜的訓令。如編纂規約所述,評論由讀者去做,作者只限于敘述事實。例如,該文末尾說不是很有道理嗎,它完全違背了編纂規約(字句下面的橫線,原文是傍點。在后面,審查人還用了花押)。

由這張字條可知,編纂《日清戰史》的時候,有一個“編纂規約”。按照“編纂規約”,戰史的編纂“只限于敘述事實”,也就是說,要求編纂人員正確地敘述事實。這個定稿相當于《日俄戰史編纂提綱》中的“史稿”,并且已經做了審查。

在相當于“史稿”的草稿中曾經明確地敘述過的日軍占領朝鮮王宮始末記錄,在公開發行的戰史中卻變成了“謊言”。由此可知,在編纂《日清戰史》的時候,也必會有“不可敘述的十五條”之類的文件。

但是,在閱讀這個“定稿”以后發現,在有關日軍占領朝鮮王宮的敘述方面,審查人員并沒有寫上“刪除”、“隱晦敘述”之類的辭句。由此判斷,“不可敘述的十五條”之類的文件可能是在編纂的某個時期制定的。如前所述,寺內正毅擔任參謀次長期間,肯定發生了與寺內正毅出任參謀次長以前不同的事實,如寺內正毅同戰史編纂工作負責人東條英教的激烈爭論、“新戰史委員”的任命等等。我推測,戰史編纂方針的變化可能同上述動向有關。

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在《日清戰史》編纂問題上依然沒有弄清楚肯定存在的“編纂規約”等說明戰史編纂過程的具體事實。這樣的工作留到以后再做。

(未完待續)
(作者:[日]奈良女子大學名譽教授)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相關文章


Leave a Reply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