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處:甲午網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4年11月26日

摘要:(接上期) 11月20日(十月二十三日),丁汝昌在威海就旅順各軍將領函請救援事,致電李鴻章:頃刻接旅順龔道照玙及各統領信函稱,十九日、二十一日兩獲勝仗…

關鍵詞: (暫缺)

(接上期)

11月20日(十月二十三日),丁汝昌在威海就旅順各軍將領函請救援事,致電李鴻章:頃刻接旅順龔道照玙及各統領信函稱,十九日、二十一日兩獲勝仗,并托求相帥速催外援。關內馬隊與步兵軍隊請速令出關,馬隊尤須先發。旅順如能增添數營最好,而彈藥接濟洋槍子尤為要緊矣。

下午,丁汝昌在威海收到李鴻章復電:本日來電收悉。馬格祿到后,細查“鎮遠”艦傷漏,如何修補?何日竣工?林鎮泰曾因何服毒?實在情由要詳細準確來電回復,不得有一字捏飾。旅順獲勝可當暫守。宋帥及銘軍已抵金州界,兵力殊單。唐元圃、李光久6營,章高元8營,尚未全抵營口。岫巖已失,勢將并歸金州。聞旅順口外現無日船,擬速解運糧彈。兵船何時始能開赴旅順游巡?大小雷艇應派往旅順幫同守口,立即籌度。

是日,丁汝昌在威海為洋員炮弁合同及借用上海海關潛水員事,復信德璀琳:頃“北河”船來威海,馬幫辦交到來書。聆悉種切,具徵關切,感不釋懷。馬君既為足下素佩,諒必能矢忠竭力,終始不渝,以濟大事。鄙人既倚為左右,豈有不格外優待之理?請釋尊懷。所帶炮弁壹名,查前次兩名俱由貴稅司會同羅營務(即羅豐祿)擬定合同,此弁應請費神仍會同羅公與前次兩名一律辦理為托。借滬關下水人,已承電囑攜邀來威防,但至今日尚未見到。盼待甚切,料既經諄托,諒能如約而至也。

11月21日(十月二十四日),丁汝昌在威海就北洋艦隊“鎮遠”艦傷情及林泰曾自殺事,復信旅順龔照玙:

旅防別后,無日不憂心如焚。當入威口時,“鎮遠”隨“定遠”之后,竟因溜風移動浮鼓方位,致艦行微近山,致將左側船幫水線以下擦傷。當即駛往淺處,連日設法堵塞。但夾底之水至今尚未抽干,傷處疊派下水人循船幫四周勘驗,已覓得4處。江海關有下水補漏之人,已電攜具前來,今日當可到威,定當趕快設法補楚。但期目前可以行海放炮,便即整隊東下去旅,薄資牽制外攘,巡護本軍根本之地也。林鎮于十八日夜情急吞煙自盡,指臂不良,一至于此,可復奈何!心情惡劣,至斯已極。而回思旅防雜沓,尤至竟夕不寐。正在準備派遣民船去旅順一探聲情,函方書就,適“北河”來,忽奉賜言,差強人意,于此益見我弟重鎮嚴疆,聯絡竭籌,始足搘退敵氛,保全要轄。

聞宋帥已履金州地境,林臣軍已抵營口,計在月杪當收夾擊之效。聞倭將灣防可移糧械悉搬赴船,臺炮悉赴轟炬。果爾,信其力單無守志也。確否?有聞希賜告。

霍良順于昨帶各匠百余到威,已飭其趕趲“鎮遠”、“來遠”兩船工程。惟需料甚繁,電請購運,斷來不及。茲將前函單請各匠抽出呈閱核給外,其余所需并飭霍良順開單寄李祥光赴旅面請飭發,遇船均祈嚴促撿緊要者速運來威。為叩!

再,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此番之捷,維持洵合斯旨。惟此種賞號,貴在言出必行,方足振興群力。設旅防現銀無多,可電帥配發印票若干,功至可以立獎,免周轉延時,或失機要也。見農、翰卿、平齋、松亭、仲明、小川、芷秋諸兄,不及專函道記,務求合衷協力以集大勛。是為至禱!昨代弟電帥底稿繕閱。

丁汝昌收到李鴻章來電:

總署電,奉旨:“李鴻章奏‘鎮遠’擦傷情形已悉。‘鎮遠’為海軍上等船只,一有損壞,即應趕緊詳細具奏,不應俟續查,始以大概情形電聞。此電所敘,由旅順回威海進口,皆前電所未及,殊屬疏忽。且海艦管帶,自應用奮勇之人,既稱林泰曾膽小,何以派令當此重任,則該大臣平日用人不當,已可概見。楊用霖系丁汝昌所派,果否可靠,仍著悉心察看。聞‘平遠’管駕李和,練達出色,且賦性忠勇,如果屬實,即可調充‘鎮遠’管帶,以期得力。著李鴻章即查明復奏等因。”鴻章電復以奉旨敬悉。林泰曾本屬閩廠學生出色之人,沈葆楨迭經保奏有案。北洋創立海軍,依照西洋各國水師定章,必須由學堂出身者,乃可存充管駕。林泰曾出洋肄業有年,資深學優,委充“鎮遠”管帶,駕駛合法,但未經戰陣。今夏派赴朝鮮巡防,有人議其膽小,鴻章曾加訓斥記過。迨大鹿島之戰,詢其同船洋弁,都講該鎮臨敵,并未退縮,方冀其歷練有成,不料竟因船被擦漏輕生,尚為有恥之將。至“鎮遠”大副楊用霖,漢納根于鹿島戰后稟保,其尤為出力,自屬公論,以該船副管駕代理管帶,亦系照章,并無偏私。“平遠”管駕李和,聞尚奮勇,容俟悉心察看,審酌具奏云。李和是否能勝“鎮遠”管帶之任,較楊用霖孰優,務悉心審酌,據實具復。總兵重任,勿稍偏徇干咎。

丁汝昌為借潛水人員幫忙修船事,復信江海關稅司賀壁理先生:

頃接本月二十日來書,聆悉一是。承借下水英人韋立森、彭蔭俱已接見,甚感關愛。該兩人既來幫忙,自應安置周妥。至每人每日另給五金以資津貼,當如囑辦理。并請致函貴總稅司,先代道謝。一俟工竣,即令兩人回滬。復頌。

11月22日(十月二十五日),丁汝昌在威海為軍用資金事,致信樊時勛:前囑由合順兌銀一千二百五十金一節,刻下另有他用,已告其暫緩撥付矣。所存廬江試院慶軍之六百金,及弟之下剩一千金,該院董事屢函催詢,應請知照曹肯堂軍門提取速兌該處應用是幸。再,弟從事海軍10余年,歷年積虧公款萬余金。現時局如此,誓與倭奴不能兩立。兩虧累一時未克補填,惟有暫且變通,由尊處帳內作收規平銀陸千金,藉資展轉。事局稍定,當由弟設法趕歸。萬一有意外之變,即與小兒葆翼結付,已告彼牢記矣。想交際多年,可為我轉圜也,前米價所零九百余金,望仍撥歸耕云帳中綜算是要。

11月23日(十月二十六日),丁汝昌因新來鍋匠薪酬差異較大事,復信盛宣懷(即盛杏蓀):“北平”船來威海,奉手示,并隨來鍋匠。當照附單所開,逐項明白驗悉,計19人。惟所索薪工(例以威、旅兩處廠匠相比較)太優,若照此章留用,則敝廠舊人及旅塢新至各匠,勢必援此以啟妄希之心,致虞心志之渙。查派來該匠,已照加薪。臨起身時,均支至一月有半,故不再別給賞號。茲仍令其乘“北平”船回天津,希更費神,仍歸原處差遣。瀆聰屢屢,殊抱不安耳。“鎮遠”擦傷,林鎮服毒,當前船單事緊之時,生此枝節,令人急煞愧煞也。原寄名單奉繳。

上午,丁汝昌將“鎮遠”艦受傷及林泰曾自殺事,詳細致電李鴻章:北洋艦隊十六晚由旅開,十七日早進威口,“定遠”在前,“鎮遠”次之。“定遠”過水雷浮鼓后,忽“鎮遠”旗報,該船受傷,隨即詢問有無漏水,據答漏水。“定遠”拋錨后,昌趕赴“鎮遠”,親見船已敧側,即令駛到淺處,飭各船派人幫同抽水。當時問詢林鎮泰曾,因何船傷,據講,靠東浮鼓行駛時,船身忽然震動兩次,想是擦傷左幫,驗有進水,故即趕報等語。昌速派人到水雷處所驗看,東邊已無浮鼓。先前無戰事時,兵船出入口,皆向威海灣口中道而行,現戰時布設水雷,下兩浮鼓,西靠水雷,東靠劉公島,兩鼓之中六百碼,為船道,東近劉公島。嗣查知島嘴撐出礁石至二百五十尺之遙,東鼓下處,只距山嘴三百尺,適逢連日風大水溜,浮鼓想向東移。又以“定遠”先行,分水力大,西北風盛,浮鼓被扒東南,“鎮遠”駛靠東浮鼓擦石即過。惟汛潮極枯時,礁上有水二丈一尺,“鎮遠”進口,正值枯潮,又以平時裝足煤水,吃水二十尺八寸,現在備戰,因多裝藥彈,用泥袋保護,機器各艙口又多吃水八寸,至適受傷。旋派本軍下水人及水雷營下水人尋覓左幫傷處,連日未得。因該船本有夾底,趕飭抽水,至十九日始將夾底以上抽干,設法用木撐百余根,分撐夾底各門,二十一日方竣工,當即駛深處拋錨。在彈子艙下覓出傷三處:一、寬八寸,長六尺半;二、寬十寸,長三尺半;三、寬一尺八寸,長九尺。二十三日,又覓出帆艙下傷一處,首寬十寸,尾漸尖小,長十七尺。二十四日,在煤艙鍋艙下覓出傷三處:一處寬二尺四寸,長十一尺,近傷前后左右,有數小孔;一處寬二尺四寸,長五寸;一處寬四寸,長一尺八寸。還在水力機艙下,覓出傷一處,寬二尺六寸,長三尺九寸。二十四日,由滬雇來入水洋匠二人,乘“北平”由煙到此,商令趕行下水補塞,并派人再行細覓,第有無別傷,及何時工竣,未能懸揣,俟事有頭緒,再續電聞。至林鎮泰曾何故遽爾輕生,嚴詢該船員弁,據稱該鎮素日謹慎,今因海軍首重鐵艦,時局方棘,巨船受傷,辜負國恩,難對上憲。又恐外人不察,動謂畏葸故傷,退縮規避,罪重名惡,故痛不欲生,服毒自盡,救護不及,并無他故及奸細勾通各事,委系實情。馬格祿所查,亦屬相符。

晚,丁汝昌為“鎮遠”艦管帶人選事,致電李鴻章:二十四日來電悉。軍事方殷,“鎮遠”艦受損,林鎮出缺,此時尋覓傷處并進行堵塞,全恃上下一心出力補救。若遽易新將,未諳船性,弁勇軍心渙散,確有諸多不便。前時委派楊用霖暫時護理,本是循章例行,查楊用霖系補用副將,實缺為左翼中營游擊,雖然不是學堂學生出身,但自幼隨船練習,對于駕駛、測量還能諳曉,平日操練鈐束頗為得力,即使在大東溝之海戰中,也是膽氣尚好,為所有洋員之共知。至于升用游擊、后軍前營都司李和,系閩廠學生出身,外觀誠實,內具忠勇,自“鎮南”船調去管帶“平遠”艦已歷時5年。刻下正值有事,破格用人,此兩員均屬可用。若照海軍章程行事,應以中軍右營副將葉祖珪推升,擬事機稍定,出具3人考語,呈請擇定。

11月24日(十月二十七日)傍晚,丁汝昌收到李鴻章復電:二十六日收悉。軍務緊急,未便專循資格升轉,自以才能、奮勇為上選。楊用霖暫時護理,業經具奏,仍待事機稍定,再照章程揀擇出具切實考核評語轉奏,請旨簡放。李和系何省人?想必有人保奏。楊用霖既非學生出身,能否服眾,均須妥為斟酌。“鎮遠”艦堵塞修補,何日能竣工?旅順已失,又有攻撲威海之說,必須會商陸軍統將,督飭各艦管帶妥善籌劃調度。

11月26日(十月二十九日)深夜,丁汝昌收到譯署來電得知,本日奉旨:“前因旅順告警,海軍不能得力,降旨將丁汝昌革去尚書銜,摘去頂戴,以示薄懲。現在旅順已失,該提督救援不力,厥咎尤重。丁汝昌著即革職,仍暫留本任。嚴防各海口,以觀后效。……欽此。”

11月27日(十一月初一日),丁汝昌在威海衛南岸與鞏軍統領劉超佩共議南岸諸炮臺之防守問題。

夜晚,丁汝昌及戴宗騫、劉超佩、張文宣收到李鴻章來電:旅順失守,威海日益吃緊。大連灣、旅順的敵艦勢必前來窺撲,諸將領等各有守臺之責。若人逃臺失,無論逃至何處,定立即奏請捕拿正法。若能保臺卻敵,定請奏破格獎賞。聞日酋向西國船主講,甚畏“定遠”、“鎮遠”兩艦及威海炮臺大炮利害。有警時,丁提督應率船出海,依傍炮臺大炮射程內合力相擊,不得出大洋浪戰,致有損失。戴道欲率行隊前往南岸遠處迎剿,若不能截其半渡,勢必敗逃,勢將效仿大連灣、旅順之覆轍耶?你等但各須固守大小炮臺,效死勿去。且新炮能擊四面,敵雖滿山谷,斷不敢近,要多儲糧藥,多埋地雷,多掘土地溝為要。半載以來,淮軍將領守臺守營者,毫無布置,遇敵即敗,敗即逃走,實是天下后世大恥辱事。汝等稍有天良,須爭一口氣,舍一條命,于死中求生,榮莫大焉!

是日,丁汝昌被福建道監察御史安維峻等60多名御史言官聯銜彈劾,要求誅殺海軍提督。這篇奏折,將旅順失守的責任歸結給丁汝昌,其言辭激烈荒誕,敘事失實夸張。詳細內容如下:

“奏為罪帥一日不誅,軍事一日不振,伏請宸斷,立正典刑,恭折仰祈圣鑒事:

竊惟東事之興,國家依海陸兩軍為指臂。陸軍雖喪城失地,轉戰傷亡,然奉命必到防,遇敵必接仗。是兵猶不失其為兵,將猶不失其為將也。海軍則敵未來而豫避,敵將至而潛逃。敵之所利必曲成之,敵之所忌必暗讓之。上不奉廟算之指揮,下不顧軍情之緩急,獨往獨來于荒陬窮島之間,忍恥偷生,遷延首鼠,被天下之惡名、萬國之訕笑,而夷然有所不恤。此真古今未有之奇聞!不可謂非我國家異常之妖孽已。頃聞旅順失守,固由陸軍不能力戰,亦緣海軍不肯救援,至敵水陸夾攻,得逞其志耳。丁汝昌一切罪狀,屢經言官彈劾,早在圣明洞鑒之中。其尤可恨者,皮子窩未經失事以前,倭于大連灣北方小島休兵牧馬,經旬累月,而丁汝昌匿不以聞。迨至旅順有警,倭船在大連灣與我軍相遇,鼓輪北向整隊徐行。而丁汝昌避之竟去,既不肯送援旅之兵船,又不能運濟旅之餉械。姜桂題等孤軍捍壘,血肉橫飛,而該提督方安然晏坐于蓬萊閣重帷密室之中,姬妾滿前,縱酒呼盧,而視如無事。在該提督誕妄性成,且自謂內有奧援,縱白簡盈廷,絕不能損其毫發。而軍中輿論,則謂其外通強敵,萬一事機危急,不難借海外為逋逃藪。人心洶洶,慮生他變。蓋自漢納根離船以后,更無人能強之用命。鎮遠之傷,林泰曾之死,情節隱約難明,益無人能測其為鬼為蜮之所底止!今旅順既失,海面皆為敵有。彼若直撲威海,丁汝昌非逃即降,我之鐵甲等船,竊恐盡為倭賊所得。事機至此。不堪設想!此薄海臣民所為拊膺仰首,以企望皇上一怒之神威。而臣等度勢揆時,不能不極力言之,以蘄皇上一朝之宸斷者也。合無仰懇天恩,明降諭旨,將丁汝昌暫行開缺,而授署理長江水師提督彭楚漢為海軍提督;或即擢漢納根為海軍提督,令其速赴新任,既可保護鐵艦,且可相機進剿。俟到任后,電諭新提臣將丁汝昌鎖拿,解京交邢部治罪,以伸公憤而警效尤。事宜密速,以防該提督線索潛通,預謀逃叛。臣等不勝迫切待命之至!謹合詞恭折具陳,伏乞皇上圣鑒施行。謹奏。”

11月28日(十一月初二日),丁汝昌在劉公島為炮臺需用測敵距數鏡事,致信戴宗騫。

頃奉聯鯉。敬承壹是。餉車今晨動身,且荷見允如前飭護,感戢無似。清帥電讀悉,蓋系炮臺所用量遠近之鏡。敝軍未備此物,茲飭將鏡名另紙確開,又撿量天尺一架,此亦能量遠近,但不知前項之便捷耳。下附單開名稱:

測敵距數鏡

英文Range?Jinder

德文Kues?ten?Entferungsmecser

查此鏡據瑞乃爾稱,山海關、天津武備學堂各有一架,威海南岸之趙北嘴(即皂埠嘴,編者注)炮臺亦有一架。其山海關一架,歸現在該處安炮德人夏教習管。

丁汝昌等海陸軍將領再次被山東巡撫李秉衡彈劾,李在密陳奏折中稱:“乃以臣所聞,則海軍主將率兵艦望風先逃,以回顧威海為名,去之惟恐不速;陸路僅數營迎戰失利,余營統領營官皆未交綏,多即全行退散。主將如此恇怯,無怪各營相率效尤,以致嘩潰之卒莫敢誰何,失律之將不聞參劾,損國威而長寇燄,臣實恥之!臣維刑賞者朝廷所以馭天下之權,玩法者不加懲,則忠勇者無所勸,非立誅一二退縮主將、統將,使人知不死于敵必死于法,不足以攝將弁畏葸之心,作士卒敢死之氣。”

丁汝昌在劉公島為威海陸地防御布置之事,復信戴宗騫:

頃奉明教,藎畫周詳。赴機電邁,足卜敏則有功。益信吾道之不孤矣,可為心折。俊卿(劉超佩)處已承指示,諒可篤行。健甫(即吳敬榮)安炮至,承惠飭后營,助筑大墻,既有余力可分,當即遵囑照行,感尤無量,吾圉通籌,差足為固。則游擊之師不得不仰仗山東巡撫之督軍,征調添募之營。現未知實有若干將次濱煙,極以為盼!倭赴榆關,料不易逞志,鋌而走險,是其慣習,應當更要防其回撲我境也。俊卿之中前營昨議,設值緊要之時,一例內撤,業經商有大致。用質尊意,如較穩妥,并望轉知為幸,承賜生魚。

11月29日(十一月初三日),丁汝昌為威海陸地前后固守事,致信威海陸軍統領戴宗騫:

承允各臺以余勇赴操,健甫展謁,復蒙指導,感真無量,并述尊意,倭逆萬一登岸,吾仲已選銳卒,以備親率迎剿,前路抵御,固為得機得勢。惟兵力過單,恐后路不足為固,誠以為慮。委以鄙人照料,臨事在海上分調船艇,猶懼未能悉當,豈有余力指揮在岸事宜?伏念威海陸路全局,系于吾仲,幸宜持重,總期合防,同心壹力固守,匪惟一隅之幸也。遜抑鳴謙非其時耳。余事健甫面陳。

11月30日(十一月初四日),丁汝昌在劉公島為威海海陸聯防事宜,致電李鴻章:連日會同陸軍各將領協商,各防地統將堅約與軍艦相依輔。戴道(宗騫)意見,敵人無論從何處登陸上岸,都以抽駐威海之綏軍、鞏軍飛馳前往剿捕為重點。惟地闊兵單,萬一不支,后路臺壘設有一失,必為倭賊所用,則各軍艦勢必難支。該軍各營原駐扎太散,已親同勘度酌移,使可聯絡。并擇緊要處筑行營炮土臺壘,多掘深溝,以備設伏。臨戰時不可抽隊遠行,各將領雖均面諾,仍未敢斷定他們果然踐行。應請相帥電飭叮囑,用堅至計。再,威海北口3炮臺,原備防海,后面悉露,而該3座炮臺后之高山,利居險要,議定于最高3頂處撥置陸炮,抽水師弁勇專門駐守,并派馬復恒酌帶弁兵駐祭祀臺守衛,兼以調度后山3處峰頂,以資嚴護。

夜,丁汝昌在威海收到李鴻章來電,得知:“左一”號魚雷艇于當日下午3點鐘出海。

12月1日(十一月初五日)下午,丁汝昌、戴宗騫在威海收到李鴻章來電:戴道前請抽行隊赴遠處迎剿,我極不謂然,曾經電斥。彼于營臺附近處毫無布置,又知敵人善利抄后,平日不講求掘地營、地溝之法,屢經電飭札行,置若罔聞,一味張皇求援,真是不知兵,不知大局也。今丁提督議以酌移營壘,使可聯絡,擇要修筑行營炮土臺,多掘溝道,以備設伏,還可避敵槍炮。亟應深夜趕辦,即使地凍石堅,多制鍬鎬,猶可設法補救。若再師心自用,以浪戰取巧僥幸,即令戰歿,亦不請恤,為不遵軍令者戒。丁提督老于兵事,粗知戰守方略,務必竭誠商辦。劉鎮(超佩)亦系糊涂懶惰之人,并令于后路多掘溝道制敵。昨日聶士成、呂本元等在大高嶺卻敵,亦借地溝得手。日軍亦多挖深溝,以御我軍。人皆用此法,戴、劉獨不辦,豈非昏庸!

下午,丁汝昌等又收到李鴻章來電:倫敦來電,日本提督大山巖一軍已由旅順動身,其意擬往山海關進攻北京。前日擬往威海一節,頃作罷論云。

12月2日(十一月初六日),丁汝昌及威海陸軍各統將又收到李鴻章電令:加強戒備,嚴密防守。

丁汝昌到威海南岸鞏軍防區,查看防務籌備情況。對南岸后路缺少防務措施的狀況,提出了補救意見。

晚,丁汝昌在劉公島將威海南岸防務情況致電李鴻章:今日昌到南幫,會晤劉鎮超佩及各營官,談次查知,尚有堅守之意。前邊陸路炮臺及長墻地溝,均有布置,現尚多掘梅花坑以期御守。惟龍廟嘴炮臺,隔在墻外,上有高岡,敵若抄后,實難守住。已約臨時水陸,共護此臺,倘萬不得已,拆卸炮栓、鋼圈底送歸鹿角嘴炮臺,免致為敵所用,既懾軍心,又累大局。而后路空虛,布置未及,中前兩營,相隔高岡數道,約5華里之遙,不能聯絡關顧,已商定,事急歸入長墻內固守,尚無大礙。第后路添筑土臺并地窟,兵勇星夜不遑,議即暫雇民夫,幫同辦理,可否酌給津貼?請電示。

12月3日(十一月初七日),丁汝昌在劉公島為搶抓時間及時籌措防務事,致信戴宗騫:昨至俊卿(即劉超佩)處,查近處籌備甚固,惟后路未曾設措,已商同相度,允以扼要趕辦。再,昨據各洋人報稱,德璀琳前帶數人至馬關辦理議和事,美公使曾允主盟,惟該國意,和事須到北京方議。刻聞山海關倭兵船在彼已游弋數日,威海目前當不暇及,我正可及時紓力增備也。

下午,丁汝昌在劉公島收到李鴻章復電:初六日來電收悉。梅花坑無甚用,不若多掘地溝。所擬劉鎮各營布置尚妥。土臺地溝,必須添雇民夫幫助,津貼若干,準予核實開報。

12月6日(十一月初十日),丁汝昌收到大沽炮臺統將羅鎮榮光來電,告知,“左一”魚雷艇管帶王平稱,初九日上午9時許出界開往廟島水線,行至二十余口迷,見有大雷艇6艘,分兩邊包抄,后面跟隨大船,魚貫而來,趕緊回沽稟報。相帥令“左一”魚雷艇暫留大沽差遣,并報知丁提督。

12月8日(十一月十二日),丁汝昌得知光緒皇帝任命的特使徐建寅今日抵達威海。是日夜,徐建寅住威海陸岸。

12月9日(十一月十三日),丁汝昌在劉公島北洋海軍提督署拜見了徐建寅特使,并陪同勘察了水師各船情形。

丁汝昌派駐在劉公島山頂上的瞭望哨,于下午5時30分許,見有來偵探之日船被南岸炮臺開炮擊中煙筒,船遂滯行。

晚,丁汝昌將皇上特使徐建寅來島情況及日船來威偵探事,致電李鴻章:徐道建寅昨日到威海,今日來島歷勘水師各船情形,據講明日回煙臺。本日下午5時30分,倭有1搜船由西來,抵東口巡探,趙北嘴(即皂埠嘴)炮臺共開6炮,內有一炮中其煙筒,一炮中其船后,行駛遂滯。天黑不獲派船出海灣口,擬明早派雷艇查勘。如果倭船因傷重沉沒,再續電報聞。

12月10日(十一月十四日),丁汝昌送走朝廷特使徐建寅后,立即將“鎮遠”艦覓傷、彌縫補塞工程之進度致電李鴻章:“鎮遠”艦覓傷補塞工程截止至十三日止,共計已補塞的傷處有:帆艙下寬十寸、尾漸小、長十七尺,傷一處;機艙下寬二尺四寸、長十一尺零左右,尚有數小孔傷一處;帆艙下寬一寸、長三尺的傷一處;又有寬三寸、長二尺五寸的傷一處;水力機艙下寬四寸、長三尺的傷一處。還有彈艙之下傷3處分別為下寬八寸、長六尺半,又有寬十寸、長三尺半,還有一處為寬一尺八寸、長十二尺。機艙下有傷兩處:一為寬二尺四寸、長五尺,另一處為寬四寸、長一尺八寸;水力機艙下有寬二尺六寸、長三尺九寸的傷3處,現正在補塞。惟風浪頗大,水底不能施工,甚為焦急,已雇下水機匠兩人及本軍下水人,正設法趕修,并懸賞格以為覓傷補縫堵塞者勸。何時工竣,當續電稟報。

丁汝昌為加強北洋海軍之戰守能力,致信李鴻章:“定遠”、“鎮遠”兩艦,原系徐建寅監造,昨日來威海勘驗時,所論皆悉中機竅,戰守機宜,頗知要領,忠勇之發,溢于言表。可否奏派將其留在艦隊,或為提督幫辦,或作監戰大員,良多裨益矣!

上午,李鴻章立即將此電內容請譯署代奏。

12月11日(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丁汝昌在劉公島收到李鴻章來電:“鎮遠”艦修至今日,傷漏尚有如此之多。其下水機匠等,務必要限定時限,努力修好,要懸定賞格電復。如延遲時限,即不給賞。

丁汝昌在劉公島為護軍擴招及軍工開支事,致電盛宣懷:劉公島周環20余里,護軍3營2哨守臺,并派人至島邊巡哨,冀抽游擊,臨時實覺不敷分布。前稟相帥請添3哨,以配足4營之數,以期周防。相帥意恐無軍裝,空手無益。茲問詢張鎮(文宣)據稱現余軍裝足以補充3哨之用。似此一時趕募趕操,信可得力。應懇婉陳帥座,倘蒙允許可行,請速復轉知趕辦。再,該軍前招工隊300名,本為安炮而設,俟炮安好,乞即行稟撥。

12月12日(十一月十六日),丁汝昌再次被山東巡撫李秉衡彈劾。李奏請立即將貽誤軍機之將領明正典刑。奏折內容為:

“奏為軍情緊要,請將臨敵逃竄貽誤軍機之將領,明正典刑,以伸國法而勵軍心,恭折具陳,仰陳圣鑒事:

竊臣前因旅順失守,請誅一二退縮將領,以維軍政。于十一月初二日附片具陳,自應恭候批旨,何敢再瀆?然臣追維旅順失事之由,實見文武諸臣,如丁汝昌、龔照玙、衛汝成等,皆喪心誤國,罪不容誅。謹撮其罪狀,再為我皇上陳之。

提督丁汝昌為海軍統帥,牙山之敗,以‘致遠’船沖鋒獨進,不為救援,督率無方,已難辭咎。朝廷不加譴責,冀其自知愧奮,以贖前懲。乃丁汝昌驕玩性成,不知儆懼,聞皮子窩、大連灣一帶為敵鋒所指,將兵艦帶至威海,以為藏身之固。倭船四處游弋,不聞以一輪相追逐。嗣李鴻章令其仍赴旅順,始勉強以往。至事急,又復率兵艦逃回威海,倉惶夜循,致將‘鎮遠’船觸礁沉壞。以經營十余年,糜帑數千萬之海軍,處旅順形勝之地,乃竟望風先遁,將臺炮、船塢拱手以與敵人,丁汝昌之罪尚可逭乎?

方今遼沈戒嚴,威海、山海關各路亦處處吃緊,利鈍之機,轉移之用,決自朝廷。若使畏死者得以幸生,人誰肯以血肉之軀,甘冒鋒鏑,恐相率退避,軍事難望轉機。現在衛汝貴已逮刑部治罪,伏乞皇上立賜睿斷,降旨將丁汝昌、龔照玙、衛汝成、衛汝貴各照貽誤軍機律,明正典刑,使人知法令之可畏,自當踴躍奮迅,不敢臨陣退縮,以犯王章,戰事必較有把握。

臣為挽回大局起見,冒昧瀆陳,不勝惶悚待命之至!謹專折具奏。是否有當,伏乞皇上圣鑒訓示。謹奏。”

12月14日(十一月十八日),丁汝昌與劉道(含芳)收到李鴻章來電:頃英文秘書畢德格(W·N·Pethiek)自美來薦,有美國人宴汝德(Wilde,中文也譯為威理得或專威路)、浩威(Howie)兩名,有能造新式水雷袐法,駕駛魚雷艇出海口,包在大海洋面轟毀敵船2至3艘。現在兩人已到煙臺,望劉道薌林即派妥當之人伴送至威海,由你與他們妥商辦法,如做成之水雷能轟敵船,允許發給賞號若干,另外月資發給薪費若干,商定后具體稟復。

12月16日(十一月二十日),丁汝昌在劉公島收到盛宣懷來電:子梅電復,麻袋10000個,計規平銀825兩,今晚裝“公義”船到煙臺,提單已寄煙臺,交給合順云。

12月17日(十一月二十一日),丁汝昌在威海基地繼續搶修“鎮遠”艦,布署應戰方案。同日,圣上降旨,諭:革職留任海軍提督丁汝昌,統領海軍多年,自倭人啟釁以來,疊經諭令統帶師船出海援諭,該革員畏葸遷延,節節貽誤,旅順船塢是其專責,復不能率師援救,實屬恇怯無能,罪無可逭,著拿交刑部治罪。

丁汝昌收到劉含芳發來函電:告知兩美國人將隨同“左一”魚雷艇前往威海衛,希望組織留美學生吳金厚、吳應科、曹嘉良、蔡廷干、王登良、王登云等,先與兩美國人討論其滅敵奇技,再與各軍官料理,待考察論證海面可勝算后,再令其察看威防各炮臺,以固全局。

12月18日(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丁汝昌在威海就修船備戰等事,致電李鴻章:二十一日來電收悉。兩名美國人及“左一”魚雷艇在煙臺,還未到達威海,抵達之日必與他們討論,奇技果能制勝,斷不掣肘。“鎮遠”艦天寒風大,水底施工糜費,難以速成,前已商馬格祿,擬再加木撐,先就夾底用3至5日辦竣,出口試炮,如震力不動木撐,則臨時尚可濟急。試航試炮后,再將情況續報,現仍須留機匠全面修補,以竣全功。“來遠”艦重要工程略完,惟艙面鐵板上木板及各艙房間缺乏料件修造,擬先盡機器廠所存之料使用。已調“威遠”十生的半炮兩尊,安其耳臺船后兩處,勿需南下,不誤戰事。馬格祿講,香港英商船塢守局外例,定不肯修我船,“鎮遠”艦開赴閩省,船漏且單行,諸多未妥,且恐奸細甚多,出口遠行,難保無事矣。謹復。

12月19日(十一月二十三日),丁汝昌收到李鴻章來電:總署來電,前據楊使信函,美國人員精研化學30多年,來署后上書,有新法破敵,未敢深信。詢問諸位化學家,謂確有是理,復囑科士達密加訪問,據講,其人誠篤不茍,非詭謀欺人者,金山華商集美銀6000元,公聘此人,隨同莫翻譯來華,徑赴北洋效力等語。現該美國人已抵北洋,所陳述10件事項,究有濟否?望嚴密試驗演練。該美國人到威海后,如何議商,隨時詳電稟報。

12月20日(十一月二十四日),丁汝昌被免職著交刑部治罪的上諭傳下后,東海關劉含芳為能挽留丁汝昌,特致電李鴻章轉譯署督辦軍務處:頃閱邸抄,丁提督逮京問罪。在朝廷馭將之法,操縱自有權衡。然而水師統將,免去丁提督之職僅有實缺總兵劉步蟾一人,更難駕駛得宜。明知此時事在為難,而外間實情亦不可不密達樞邸,以盡此心。愚昧之見,伏乞憲裁。

為能使丁汝昌暫緩交卸海軍提督職務,李鴻章致電譯署督辦軍務處:李和甫帶“平遠”小船,才具稍短。楊用霖甫以大副代理“鎮遠”管駕,雖尚得力,未便超升。徐建寅系文員,未經戰陣。丁汝昌前請幫辦監戰,似系借此卸責之意,未可遽為定論。前派漢納根總查海軍,英國水師提督猶譏之謂非水師出身也。而漢納根從此遂不上船。今丁既問罪逮京,自無久留之理。惟威海正當前敵,防剿萬分緊急,經手要務過多,一時難易生手。可否吁恩,暫緩交卸,俟遴選得人,再行具奏。

“著拿交刑部治罪”的丁汝昌與兩位美國人認真交談之后,立即將兩位美國人來威海之后的活動及雙方交談的內容致電李鴻章:兩美員已來威海,據他們講,所有住房家具、食用一切、電書各件,均由公中供應,已將現有者移用,無則購買,均無不洽。如要舉事,則需商輪,越多越好,至少亦須數艘。接一仗,應備材料在萬元之譜,已商馬格祿電詢各洋行有無現貨,確定后再購。該兩人合同抓緊趕辦,大率不外乎劉道含芳電稟左右,訂后再呈送備案等。

12月21日(十一月二十五日)晨,忙亂不堪的丁汝昌將美國人所談合作條件,致電李鴻章轉報譯署督辦軍務處:美員宴汝德信函稱:一、他所呈交的水戰防口各款,如試驗有效,我國用他,立即付給美國金洋10000元,不得食言。二、試驗應需各種料件,均由我國備辦。三、試驗后,如不用他,在場親見試驗之人,必須保守其事秘密,不得將所陳述各法告訴他人,并私自用于國家及私用于自己。四、此約必須遵守辦理,不得作為廢紙,并囑立即簽字畫押等語。查試驗有效,立即須付金洋,應該如何競對付給,而且他須在簽字畫押后,方肯開始繪圖,再開會驗方單購料。昌未敢擅便同意,謹請電商督辦軍務處,準否簽押?候批示遵行。

深夜,丁汝昌得知譯署本日奉旨來電:“李鴻章電奏,威海防務萬緊,一時難易生手等語。丁汝昌既經拿問,海軍提督缺,即著劉步蟾暫行署理。仍著李鴻章遴員保奏,候旨擢用。丁汝昌俟經手事件交替清楚后,速即起解。欽此。”

12月22日(十一月二十六日)晨,為挽留丁汝昌在威海協調籌辦基地要防,威海陸軍統將戴宗騫、張文宣、劉超佩等,海軍右翼總兵劉步蟾暨各艦管帶等人,誠懇致電李鴻章并請轉報譯署督辦軍務處。

上午10時許,為留下丁汝昌布置威海水陸防務,李鴻章再次致電譯署督辦軍務處:威海炮臺統將戴宗騫、張文宣、劉超佩等公電,恭讀上諭,逮治丁提督,九重嚴命,何敢瀆陳。惟是威防現甚吃緊,倭船常來窺伺,地闊兵單,時虞隕越。丁提督自旅順回防后,日夜訓練師船,聯絡各軍,講求戰守,布置一切,正仗籌劃,若遽進京,軍民不免失望。騫等惟有吁懇憲恩,設法挽回天意,暫留丁提督在威海協調籌備要防,大局幸甚。臨稟不勝迫切待命之至。又海軍右翼總兵劉步蟾暨各艦管帶等公電稱:丁提督表率水軍,聯絡旱營,布置威海水陸一切,眾心推服。今奉逮治嚴旨,不獨水師所失秉承,即陸營亦乏人聯絡,且軍中各洋將,亦均解體。當此威防吃緊之際,大局攸關,會懇憲恩,設法挽轉,收回成命,暫留本任,竭力自贖,以固海軍根本之地,而免洋將渙散人心,實為深幸,迫切吁禱,伏乞格外成全各等語。事關要防大局,不敢壅于上聞,候裁奪。

是日,奉旨即將被逮京問罪的丁汝昌將美國人宴汝德催促簽字畫押事致電李鴻章報告:兩美國人來催簽字畫押,并講如果用他,請立即簽押,否則回信,他們另作別圖等語。乞示遵辦。

12月23日(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丁汝昌在劉公島收到李鴻章來電:總署二十六日來電,奉旨:“李鴻章電悉。美員宴汝德所陳述水戰防口各款,如試驗有效,即須付給定銀等語。此事總以效驗為憑,究竟以何船試驗?若以敵船為驗,則必須出海攻戰,若用華船,則斷無自行擊沉之理。其余各法,如何取效,并著詳晰詢明,逐條復奏。欽此。”應仍詳細詢明,逐條具復。彼謂不畫押,即將他圖,豈欲投效日本人,則來意不誠可知,須再審酌。

丁汝昌又收到李鴻章來電:總署二十七日奉旨來電:“李鴻章電悉。兩美員著即與簽字畫押,以便試驗。欽此。”

丁汝昌為美國人宴汝德所述之方法,致電李鴻章:奉總署之命詳詢宴汝德,據講所述事為:一、用藥水裝管,埋于口門,似沉雷法,價省功倍;二、用藥水裝管,鑲配船后,用機器噴出發煙,使敵人聞煙氣發悶即退,我得登岸,惟后路有重兵,則藥力不及遠;三、亦用船后藥水;四、方法相同,如不能捉,即專毀沉;五、用藥水發煙;六、用藥水外,進港船頭,均酌鐵鈀分開水雷;七、用藥水于雷艇;八、將商輪配藥水管;九、同一;十、能毀近水炮臺,亦用藥水。前譯水師無響聲,系屬誤會。并講,此系獨得之秘法,只能略言大概,其深奧處,必須待用他法之后方可陳述詳細等。查伊簽押后方肯試驗,如有效用他,即付定銀,否則不付。試驗之法,或廢兵船、廢商船、廢木船均可,此節尚易商辦。惟試驗材料,電詢煙臺、上海均無有,但香港尚未復電,并需快商船數艘,均難即時齊備。尤有憂慮者,試驗有效,但臨敵時沒有效,責成太重,尚無把握,應請憲酌。至于他有他圖之說,原來講他系有事業可作之人,能作機器,但用水力,不用煤炭,現功未竟,恐怕我國不用耽閣光陰等話語。然而,也不能不防其為敵人所用。是否,乞訓示。

深夜,為使丁汝昌照常盡心布置戰守事宜,李鴻章給駐威海的戴道(宗騫)、張鎮(文宣)、劉鎮(超佩)等來電:昨將公電轉奏,頃總署來電,奉旨:“李鴻章電,據戴宗騫等稟請,暫留丁汝昌辦理防務等語。丁汝昌著仍遵前旨,俟經手事件憲竣,即行起解,不得再行瀆請。欽此。”查經手事件,所包甚廣,防務亦在其內,應令丁提督照常盡心辦理,勿急交卸。

12月24日(十一月二十八日),丁汝昌在威海就雇用洋員炮首事,致電李鴻章:煙臺稅司送來英國、美國洋員各一名,充理炮首,已由馬格祿電致羅道(稷臣)、德(璀琳)稅司,訂立合同后分別在岸上、船上差遣。只是投效的炮首,知曉老炮者多,知曉新炮者少,人浮于者,以后請勿收錄。

丁汝昌和馬格祿與兩位美國人共同簽字畫押,訂立試驗合同。事畢,丁汝昌致電李鴻章:遵旨本日與馬格祿會同簽押兩美員試驗合同,專候詢購材料貨到方能開辦。以后如何情形,定隨時去電報告。洋文合同另文呈送等。

12月25日(十一月二十九日)午后,丁汝昌在劉公島收到李鴻章來電:昨日早晨成山電局報,日軍兵船一艘在龍須島海域,有小火輪欲渡兵上岸。午后煙臺至成山電不通,由威局呼,應答不像華人,好似為日本占據。晚10時許又報,日本船南去,成山電局未動,應速統現有海軍各船赴龍須島、成山一帶巡探,如日本船少,立即設法驅逐,否則,聽其由后路包抄,則威海危矣,而兵船無駐足之地,弟獲罪更重矣。

丁汝昌、張文宣、李楹、孫金彪、劉觀察等在劉公島收到盛宣懷來電:成山電局報,有日本人在龍須島上岸,探測水深,并隨地擲錢與餅餌誘當地人之后而回。前月曾有倭船在石島、俚島測量水深。現在奉天、直隸海口封凍,恐日軍船乘睱攻取威海,使我兵船無停泊處。而攻取威海,敵必從背攻,將以各海口為皮子窩。一經大隊上岸,便難抵御。若在海邊防守,數千人可退敵。乞速鈞裁。

傍晚,丁汝昌在威海劉公島復電李鴻章:本日來電悉。昌立即遵命飭船艇備便出海,惟據馬格祿講,軍船與威海相依為命。與其全隊出海茲疑,且遇一二艘敵船,亦宜暗襲,若明攻,彼必遠飏,不能接仗。又恐趁我艦隊全出,彼以大隊封我海口,不如他帶3艇出探,若實有倭兵登岸,即速回報,再與昌率全隊前往拼戰等。刻下已定:馬帶3艇,今日連夜開行,昌令6船及余艇備便湯汽,候報即發。探復情形,再續電稟報聞知。

12月26日(十一月三十日),丁汝昌在劉公島收到李鴻章來電:二十九日來電所慮亦是。成山電局續報,日船在龍須港登岸,僅數人,旋即退去。馬格祿前往探察情況如何?“鎮遠”艦用木撐做好炮不震否?美國人所需材料,催速備辦。

丁汝昌在劉公島為加強威海后路防御事,復電盛宣懷:二十九日來電敬悉。石島、俚島添兵加防,前時在天津與公等協商,相帥已堅請留下鼎臣。實見威防兵力抽隊遠去,守益不足,現惟求鑒帥(李秉衡)策應方妥。水師艦船現在情況不再鎖陳,惟審定因應,臨戰時悉數一拼而已。

12月27日(十二月初一日),丁汝昌及威海陸軍各統領收到李鴻章轉總署昨日來電:聞二十八日有日本船送兵在龍須島探水散錢之事。又聞,前月即有日船在石島、俚島測量水深,恐因遼海將凍,欲由榮成各海口上岸,以攻威海之背,又延襲皮子窩登陸故智。若大股部隊一旦登陸,便難收拾,望速籌嚴防。李中堂嚴令威防水陸將領,俟賊近岸,即相機雕剿。

是日,丁汝昌收到來電得知,戴宗騫擬分兩營前往南路方向駐扎。戴統領還向盛宣懷等人保證,如有警,敝軍仍撥隊前往相助。

12月28日(十二月初二日),丁汝昌在劉公島為戴宗騫抽調守軍開赴榮成之決定,致信戴宗騫。

孝候仁仲觀察大人如握:昨奉電示,貴兩軍各抽一旅為撫帥接應。有驍將率之,設伏抄剿,必足有濟。麾下持重根本之地,軍民之心胥足以固。慶幸如何,汝昌以負罪至重之身,提戰余單疲之艦,責備叢集,計非浪戰輕生,不足以贖罪,自顧衰朽,豈惜此軀?惟以一方氣誼,罔弗同袍驂靳之依,或堪為濟。然區區之抱,不過為知者道,但期共諒于將來,于愿足矣。惟目前軍情有頃刻之變,言官逞論,列曲直如一,身際艱危,尤多莫測,迨事吃緊,不出要擊固罪;即出而防或有危,不足回顧尤罪。若自為圖,使非要擊,依舊蒙羞,利鈍成敗之機,彼時亦不暇過計也。曲抱之隱,用質有道,尚希有以見教為叩。

(作者: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研究館員)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東威海人。現任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研究員、山東省歷史學會副會長、山東社科院甲午戰爭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護技術協會會長。長期從事文物保護與史學研究,主編、合著各類圖書10多部,發表論文近30篇。被評為山東處文化系統優秀專業人才,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軍研究》(第一、二、三輯)、《姜書璞治硯藝術》、“《勿忘甲午》”叢書。


相關文章


Leave a Reply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