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泓

出處:甲午網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4年6月3日

摘要:1879年(光緒五年八月),徐建寅奉旨前往德國,派充二等參贊,訂購、定造兩艘鐵甲船……

關鍵詞: (暫缺)

十九世紀中葉,中國長江水師仍然是風帆、木櫓為動力的舟木船隊,且用冷兵器,以江河為依托。近代海軍是以蒸汽機為動力的艦艇,用火藥、槍炮、魚雷、水雷為裝備,并以廣闊海域為平臺。兩者作戰方法也迥然不同。

在那個時代,鐵甲船是海上霸主,也是國家實力的象征。中國擁有鐵甲艦是十九世紀八十年代。

1879年(光緒五年八月),徐建寅奉旨前往德國,派充二等參贊,訂購、定造兩艘鐵甲船。為此,徐建寅對鐵甲船進行了調研和考查。徐建寅《歐游雜錄》(湖南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一書對海軍基地、炮臺布局和觀星臺(氣象臺)的設立與功能,以及海軍醫院設施、醫官職能等,多有詳細的記載和評述。這是最早引入國內的關于西方海軍基地模式及機制的論著。

1880年6月(光緒六年五月十四日),徐建寅在德國訪問了基爾海軍基地。他和駐扎基地海軍總鎮就有關鐵甲船功能等事進行交流、切磋,經徐建寅歸納整理翻譯成文。

徐建寅在《歐游雜錄》書中寫道:

“其論鐵甲船,則為保護海邊者,須乘敵船尚未泊定,或尚未鋸我海口之時,我之鐵甲船由內速即沖出攻擊,使之潰退,方操勝算。”

“其至要者九事:一曰行速,可乘敵之不及防:二曰船大,可不畏風浪,且可遠出海口外交鋒;三曰易轉,船須旋轉,穩而且捷,較敵船更闊更平,則炮彈擊出有準;四曰煤多,船中須備數日全力之煤,且可用煤以保護;五曰甲厚,必須敵船之炮彈,不能擊穿;六曰船堅,可以沖撞敵船之鐵甲;七曰炮多而大、必放出之彈、能擊穿踞我海口敵船之鐵甲;八曰炮彈之路寬,凡炮旋轉之角度,愈大愈佳;九曰炮高,用螺絲炮長彈,彈出之路,不循彎線而略為直線,炮高則自高擊下,易傷敵船之內,然置炮太高,則上身太重,船又不穩。”

“以上九事。互相牽制。欲行速,則船必加長。船太長則轉動不靈,太短則鍋爐必高,入水必深。太深則淺水海口不能任意出入。欲炮路極寬,莫妙于露炮。若用旋臺則有二弊;一旋機易傷,二上身太重。露炮或恐受擊,則旋臺之炮口亦易受擊,病正相同,無分優劣。”

徐建寅就鐵甲船功能及構造的分析和論述,為訂購鐵甲船提供了科學理論依據,也為定造鐵甲船提供了優化設計。其時徐建寅已精諳艦艇科學理論、海軍戰法,乃至“魚雷艇、水雷、魚雷的技術及其戰術運用”。

光緒六年初九日,徐建寅往英國森茂達廠議鐵甲船。他在《歐游雜錄》書中作如下講述:

“查鐵甲船英國雖素稱雄武,然得力者不過‘英弗來息白’一船,式最新,甲最厚,炮最大,用雙旋臺。義國效之,擬造二船,惟甲稍薄,而炮則更大。已成其一,名‘條理由’,遍地球推此二新鐵甲為冠。”

徐建寅調研鐵甲船,在范圍、深度、廣度、系統性方面,早已遠遠地超越了調研的本身。從技術意義上說,徐建寅已經主持和參與定造鐵甲兵船的圖案設計。

徐建寅在德國考查時間最長。經過對所觀艦船進行分析、比較,他認定:“現在中國擬造之船、議仿‘英弗來息白’及‘薩克遜’之制,集二者之長,去二者之弊。入水不過十九尺半,以合乎中國海口。”徐建寅的設計主張,內容包括艦船噸位、航速、續航能力;構造條件,兩套獨立的動力裝置、艦身及其水線上下裝甲堡式的防護;武備要求,炮塔主體船面旋臺式,增魚雷發射管三具等。徐建寅按自己的設計主張,口說文述,示意指樣定做、監造“定遠”號。這是堪稱世界第一等的鐵甲船,也是十九世紀,中國科學技術上的重大事件。

徐建寅還運用艦艇科學理論知識以及鐵甲船的功能要求、技術性能、構造條件,采用優化組合設計最佳方案,定造了“鎮遠”鐵甲船。

光緒六年十一月初一日,“訂定伏耳鏗造鋼面鐵甲船合同,價六百二十萬馬克。寫合同款式,盡照德國海部章程”。

在談判中,徐建寅不僅體現出一個中國技術行家的精明,也顯示了卓越的外交官才能。在伏爾鏗廠舉行的一次大型招待宴會上,徐建寅應邀致祝酒詞:

“溯我中國史籍可稽、信而有徵者,自唐堯初年,至今已四千二百數十年。地廣人眾,物產富饒,民生所需,無一不備,無待外求。故從古以來,未有與遠國通商者。即二千余年前,至一千余年前,亦曾有二三皇帝遣使西域者,不過欲考察外國之異事,并非為國計民生之要圖,且亦未遠至歐洲,固亦無足稱道者也。”

“近今數百年間,歐洲各國日就繁盛,知我中國多產民生有用之物,于是接踵前來,通商互市,以通有無,下以利民生,上以益國計。我大中國大皇帝一視同仁,柔遠睦鄰,并以西國之政治藝術,可補我國之國計民生。于是分遣親信重臣,駐扎各國,一以聯邦交,一以考武備。今柏林使者李某,即親信重臣之一,奉命西來考求船械,曾往歐洲各國盡心察訪,見伏爾鏗廠實為其冠。足徵德國人之思精力果,德海部之條理精詳,德皇之知人善任,實駕乎各國之上,宜其雄長歐洲,常作盟主也。”

“今我中國擬在伏爾鏗廠訂造一船,足徵我國與德國交誼之厚。尤愿伏爾鏗廠用心制造,成此利器,俾中國將來武備之聲名揚溢四海,而以此船為始基,則該廠之聲名更顯。俾我儕承辦其事者,亦與有榮焉。”

徐建寅的講話得體而富有熱情,經金楷理譯成德語后,與會者熱烈鼓掌,博得了大家的歡迎和尊敬,可謂不辱使命!

此后為了造船質量,徐建寅還特派留學生陳兆翱、鄭清廉駐廠監工,處理、聯絡有關事宜。他本人也多次到伏廠查驗用料,了解造艦進程。1881年3月17日,即合同簽訂三個多月后,徐建寅到廠,見到該艦的木制外模正在搭建:“用木作橫架,每架約距二丈。各架內彎,皆合各段船外之式。架用木板二層,參差相搭釘合。下闊二尺,上闊一尺,用橫板搭連上二端,而下用長短木柱支托之。再以長木條順船搭連各橫架,此長木條在橫架內邊而嵌平。此各架即為全船外模,故可先配各順肋,即于順肋間配橫肋。配各板法,以木條在其間釘成框為模,而照模以裁鐵板,故配合不差。因有此外模,則各處可一齊配合,不必先配船脊,而后逐層向上也。”5月5日,當他再度前來查看時,船身橫、順肋已全,內外板已釘齊。

李鴻章得知第一艘鐵甲船簽約后,即奏請清廷要求續訂第二艘。獲準后,李致電柏林,指令就此謀劃。徐建寅當然責無旁貸。早在1880年底,徐就商訂第二號鐵甲船事,與伏廠開始接洽。稍后,法國地中海的船廠聞悉,也派人前來請求承辦,先開價815萬法郎,后又減至800萬,但仍要比伏廠高出15萬,所以未能成交。經過半年多的斟酌,終于決定按原式原價在伏廠再訂一艘。徐建寅參與了合同的具體訂定。

光緒七年七月初七日,徐建寅“譯第二號鋼面鐵甲船合同”;是月三十日,“議第二號鐵甲合同條款”。

1880年盡管中國還未建有海軍艦隊,但是徐建寅已具有海洋國家的意識和理念。他乘在歐洲考察之際,即對西方國家海戰艦艇、海防機制、海口、要塞、炮臺、醫院之布局和功能等開展調研,遂著有《歐游雜錄》一書。書中將西方海軍海戰、海防要目和考察見聞,引入國內。

由此足以看出徐建寅的超前意識。

徐建寅通過對英、法、德等國的鐵甲船進行考查和調研,提出了提高“定遠”號鐵甲船技術性能和武備功能的主張、要求和條件。“定遠”號的性能和功能設計是相當成功的,超越了處在世界領先地位的“英弗來息白”號和“條理由”船。

多年后,美國建造首批戰列艦“緬因”號、“德克薩斯”號,在它的外型上,都可以看到“定遠”號的影子存在。這便是一個佐證。

上海交通大學教授辛元歐在《徐壽父子與中國近代艦艇工業》一書中認為:

“上述兩艘鐵甲艦訂購回國后,分別被命名為‘定遠’和‘鎮遠’。兩艘鐵甲艦排水量為17335噸,其噸位,裝甲和火力不僅在中國國內是第一,即使是當時日本海軍亦無一艘艦艇可與之匹敵。致使覬覦中國的日本畏之如虎,中日甲午戰爭前日本在兒童中進行‘教育’時,常以戰勝‘定遠’,‘鎮遠’為其戰略目標。”

“以往有人認為購這兩艘鐵甲艦主要是李鳳苞的事,實則起關鍵作用的人物是徐建寅。就是他開啟了中國向外國訂購軍事裝備的先河,為創建中國近代海軍立下了首功,其購艦活動不論對于中國海軍的近代化,還是中國近代艦艇工業的發展都起到了獨特的作用。”

辛元歐教授就購“定遠”、“鎮遠”兩艦事評說,認為關鍵的人物是徐建寅。此說不無道理,言之有據。他畢竟是船史專家。現列舉史料以證之。

《李文忠公外部函稿·八月十八日論海防》稱:“李丹崖所調參贊徐建寅,久在滬局,于西洋軍械、兵船探討已久,熟悉門徑,昨來津辭行,已屬其抵德后,趕覓鐵甲船新式圖式與丹崖妥酌訂辦。”從這段史料中,可以看到,李鴻章已知徐建寅“于西洋軍械、兵船探討已久,熟悉門徑”,特地派徐建寅去德國趕覓鐵甲船新式圖樣,然后與李鳳苞商酌訂辦。其事分工明確,各盡其責。

文廷式《軍務緊急敬舉人材以資器使折》稱:“曰講起居注官翰林院侍讀士臣文廷式跪奏,為軍務緊急,敬舉人材,以資器使,恭摺仰祈圣鑒事:直隸后補道徐建寅,才大心細,誠樸耐勞。同治年間,曾經山東撫臣丁寶楨以奇才異能保薦。后充使德國參贊‘鎮遠’,‘定遠’鐵甲艦即其手定,洋人至今稱之。其翻譯機器書至數十種,于攻戰防守之事,尤所熟諳。該員現辦金陵機器局差,若蒙恩命飭下隨同辦理江海防務,必能規劃機宜,確有把握。”文廷式在此折中認為“鎮遠”、“定遠”鐵甲艦即徐建寅手定。

北洋海軍提督推薦徐建寅任提督幫辦,或作監戰大員職,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與李鴻章來往信函,其中李鴻章為丁汝昌代奏,寄譯署(光緒二十年十一月十五日已刻)稱:“丁提督電:‘定’、‘鎮’兩艦,原系徐建寅監造,昨來威勘驗,所論悉中機竅,戰守機宜,頗知要領,忠勇之發,溢于言表。可否奉派留船為提督幫辦,或作監戰大員,良多裨益云。請代奏。鴻。”這里認為“定”、“鎮”兩艦,原系徐建寅監造。

徐建寅《歐游雜錄》稱:“現在中國擬造之船。議訪‘英弗來息白’及‘薩克遜’之制,集二者之長,去二者之弊。入水不過十九尺半,以合于中國海口,鐵甲之厚,等于‘薩克遜’。用二園臺,仿‘英弗來息白’之制,以免如‘薩克遜’一臺四炮之弊。仍露炮,炮轉而臺定,以免如‘英弗來息白’之弊。每臺內用炮二尊,為新式后膛炮,內徑十二寸,其擊力與‘英弗來息白’之八十噸炮相埒。如此經營,似可列于當今遍地球第一等鐵甲船,而價仍不逾‘英弗來息白’之數。”此種鐵甲防護,以及艦炮布局,非熟諳艦艇、武備專家莫屬。

上文所提,李鳳苞是否明白鐵甲艦建造及艦炮制造技術?答曰:非也。

其一,李鳳苞不長于艦船技術,對船體放樣、龍骨、肋骨制造及安裝不懂得;對艦炮的設計制造也不懂得。

其二,1875年11月9日至1877年3月31日,李鳳苞在福建建船政局任“總考工”共16個月。他是“總考工”不是總監工。

其三,《清史稿·李鳳苞傳》稱:“時建議興海軍,并命督造戰艦。”

但是督造戰艦不同于監造戰艦。監造者,要查閱圖樣,要觀察按圖施工,要跟蹤監造船舶流程,要明白制造技術,要查看材質符合規定,以及相關的測試和試驗等等。而李鳳苞不懂得。

誠然,李鳳苞善于測繪,但工程制圖、機械圖樣的識讀和繪制是兩回事。他也不具有機械工程設計制造常識,如何監造、主持監造“定遠”艦呢?

光緒元年正月十九日(1881年2月17日),由于徐建寅在德國購艦買艇工作的業績,直隸總督李鴻章等會銜保奏,奉旨:“著賞加三品卿銜,給一等寶星。”

1888年秋天,《北洋海軍章程》頒布,標志著北洋海軍組建完畢。兩艘鐵甲艦為北洋海軍主力艦,“定遠”號為北洋海軍旗艦。

 

參考資料

1、?徐建寅著:《歐游雜錄》,湖南人民出版社,1980年。

2、?汪廣仁、徐振亞等:《中國近代科學先驅徐壽父子研究》,清華大學出版社,1998年。

3、?徐泓:徐建寅與中國創立世界第一鐵甲船“定遠”號,《江南集團技術》,2008(5)。

4、?徐泓、徐宇:徐壽、徐建寅與中國自造海軍艦艇和要塞重炮,《江南艦船技術》,2009(5)。

5、?徐泓:徐建寅與中國魚雷和水雷,??《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館刊》,2007(2)。

6、?徐泓:徐建寅與中國魚雷艦,?《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館刊》,2006(2)。

7、?徐泓、顧敏立、徐宇:?徐建寅在福州船政,??《無錫檔案》,2011(2)。

8、?徐泓:徐建寅與中國近代海軍的淵源,?《航海》,2008(4)。

9、?徐泓:徐建寅與中國海軍軍事學,?《甲午縱橫》,華文出版社2010年。

10、?徐泓:徐建寅與中國近代軍事科學引進,?《長江航運研究》,2008(6)。

11、?徐泓:徐建寅與福建船政,?《福州文史資料選輯》,船政文化,2003年。

12、?姜鳴:“定遠”號和“鎮遠”號鐵甲艦述略,??《船史研究》,1986(2)。

13、?徐泓、包正義:徐壽與中國造船和銅像,?《航海》,2011(3)。

(作者單位: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公司高級培訓中心)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相關文章

  • No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