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初釗興 選錄

出處:甲午網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4年6月8日

摘要:《籌筆偶存》是20世紀70年代初發現于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當時稱故宮博物院明清檔案部)所收藏的清外務部檔案卷宗之內……

關鍵詞: (暫缺)

《籌筆偶存》是20世紀70年代初發現于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當時稱故宮博物院明清檔案部)所收藏的清外務部檔案卷宗之內。1979年春,故宮明清檔案部與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史資料編輯室聯合整理編輯,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該書是山東巡撫衙門經辦有關洋務交涉的文牘輯錄,起自光緒二十五年四月(1899年6月),止于光緒二十九年二月(1903年3月)。每一、二個月為一卷(即一冊),共31卷多,今殘存18冊50余萬字。所幸卷一至卷十五基本完整,記光緒二十五年五月至二十六年閏八月間事尚屬系統,對山東義和團運動記載詳實,具有重要參考價值。據考,該書作者是山東巡撫衙門經辦有關洋務交涉的文案委員,推測可能是徐辰撫。威海地區無義和團,今將該書有關英國強租威海衛的史實選錄于下,以補正地方志之缺誤,以近距離感受淪為殖民地的威海人民的血淚。

卷七光緒廿六年四月十四日山東巡撫衙門的《告示》中有句:“德國議租膠澳、俄國議租旅大、法國議租廣州灣,均已照約劃界完竣,民間并無異言。……英租威海,事同一律,照約勘定,何能阻止。爾等均系良民,總以欽遵諭旨,顧全大局,最為緊要。”這向我們提出了一個嚴肅的歷史課題:為什么唯獨威海人民不惜流血犧牲反對劃租界,而被租借的膠澳、旅大、廣州灣“民間并無異言”?是威海的“良民”們不“顧全大局”嗎?希望專家、學者能寫出大文章!

選錄原文。原整理者所加說明用()號標出,選錄者注用〈〉號標出,原字難辨者用〇號表示,增補脫漏文字用【】號,訂正舛誤文字用〔〕號。

卷一??光緒二十五年五月初一日起至九月末

五月初一日

二、札嚴道威海交涉局:為札飭事。前據該道電稟,嵩武中軍前營哨官馮春山在威海租界拿獲逃勇石得勝拒捕格傷斃命,英員移請關提訊辦一案,當經本部院電達總署查核在案。茲據嵩武軍統領尤成章稟稱,逃勇石得勝系搶劫研山于姓案內首犯,經寧海州知州張樹勛拿獲從犯宇前勝當堂供明,移營協拿。由前營后哨哨官馮春山,在威海附近地方,將石得勝拿獲。因該犯拒捕格斗,繼又情急投海,移時始刻就獲。當將該犯送至威海王巡檢處,驗明后押解來營。不料行至酒館地面,該犯因拒捕格斗受傷,兼被海水浸灌,遂致斃命。稟由該統領移請寧海州張牧驗明,歸入正案核辦。旋經該道據英員剛德移請關提赴威訊辦,礙難解送等情到本部院。據此,哨官馮春山赴威海租界拿犯,不預先知會英員協拿,致與租界章程不符,其粗率自難辭咎。惟查拿犯雖在威海附近,而該犯因拒捕格斗受傷,情急投海,又被海水浸灌以致斃命則在酒館地方。酒館不在租界之中,是英員只能責其不應捉拿,而于該犯身死緣由,仍〇毋庸過問。且該犯以中國逃勇結伙搶劫,罪在必死。當場拒捕,復投海,亦是自知無可幸逃之處,故非與凌虐冤囚可比。中西刑律雖殊,而除惡懲兇則一。似此搶劫首犯,如不由中國盡法懲治,萬一威海附近有土匪游勇相率效尤,動輒搶劫,英國兵弁雜居其地,亦勢必有所不能相安。再查馮春山在威海拿犯時,曾經解赴威海城王巡檢署中驗明后起解。英國議租威海條約,威海城仍由中國官員自行治理。此案既經王巡檢驗報,仍是屬我自行治理之權。亦與原約無甚岐異。即謂先未照會英員協同拿解,稍有不合,尤領官曾將哨官馮春山及所帶往勇丁等分別責懲并聲明以后如遇拿犯,必先知會英員,婉為解釋。仍請毋庸提解,以敦睦誼而申治權。如謂該弁在租界獲犯,未經知照,稍有不合,責懲尚嫌從輕,本部院現已札飭尤提督即將該哨弁等革退離營,以免久滋口實。除檄行該統領外,合行札飭。札到,該道即便遵照,妥速商辦。仍將商辦情形隨時報查。

再據該統領稟稱,英國招募華兵二百余名,大半系煙臺寧防各營逃走勇丁,并查有犯案巨賊,前經搜捕,借為藏匿之所等情。是否實有其事,并仰該道嚴密確查。如果屬實,應即由該道另文照會英員,毋得率行招補,致與所訂議租威海條約及欽準招充巡捕章程不符。切切。此札。

三、為照會事。案準貴軍門牘稱,嵩武中軍前營后哨哨官馮春山,在威海附近拿獲逃勇石得勝拒捕身死,英員移請官提,礙難解送等情到本部院。準此,除札飭辦理交涉委員嚴道道洪妥速商辦,前據該道電稟云云至章程等因印發外,合亟照會。為此,照會貴軍門,請煩查照札飭所開各節,妥酌施行。

卷二??光緒廿五年十月初一日起至十二月初二日

十月初一日

一、?致夏庚堂:庚堂仁兄大人麾下:密啟者,尤提督成章統帶嵩武親軍三營,駐扎寧海州之上莊,系海防東路沖要。該軍人數是否足額?訓練是否認真?尤提督治軍馭下如何?有無克扣侵蝕諸弊?聞其人似有暮氣,如遇緩急,尚足恃否?其營官聞有以文員承充者,尚得力否?當此鈔匱兵單之日,養一營即期有一營實用,不能不隨時考查。素佩麾下辦事認真,希即就近宻查,詳晰示復,以資參考。盼甚,禱甚。祇請勛安,諸維惠察不宣。

二、?致東海關道:幼云二叔姻大人閣下:宻啟者,〇〇〇以資參考。又孫紹襄近日病體已痊愈否?其部下近日操練如何?紹襄久病未興,尚不致因而費弛否?煙臺亦系海疆重地,必須布置周密,戰守始有把握。二叔近在咫尺,該軍情形必知其詳,敬祈一并宻示為感。專此布達,祇請勛安。諸維吉察不宣。

三、?致夏、孫、尤統領:紹襄、亥堂、斐然仁兄大人麾下:九月廿九日晚恭奉電旨,風聞意大利有暗調兵艦,欲截三門灣,又云欲占登州廟山。著宻飭各軍早為布勒,毋使乘虛而入,致有疏誤等因。僅另紙恭錄,馳函宻達,不另具公牘矣。查意大利藉端要挾已非一次,此次暗調兵艦,乘虛而入,欲占登州廟島等處,情極叵測。亟應欽遵諭旨,妥為布置,以占先著而固國防。惟廟島孤懸海中,非有兵船游弋其間,似難杜其窺伺。弟現已函商北洋裕壽帥酌量調撥,以期兼顧。至登州與煙臺、廟島相距咫尺;煙臺寧海兩路,亦與登州互相犄角。督率弁勇,認真訓練,茲為緊要。陸路籌防,更關緊要。臺端請即欽遵電諭,不動聲色,督率所部,扼要嚴防。此后即乞應行所有籌備戰守事宜,妥慎圖維,以期有備無患。

再,設遇意人有借地操兵,及登岸游歷、偵視炮臺營壘、測量水道地圖等事,均即隨時禁止,千萬毋蹈章高元貽誤青島覆轍,開門召寇,至今言之寒心。久佩公忠,當能審機明信,為朝廷紓東顧憂也。一切布置情形,仍乞隨時函示。

四、?東海關道:余同上。望別紙恭錄,馳函宻達,并分行東路各統將,轉飭欽遵,妥為籌防矣。東路海防僅此十數營兵力尚嫌單薄。而內地營隊又不甚多。現在只好就東路原有防營,各就分防地方,扼要布置。如有戰事,再行調撥。登州距廟島甚近,夏庚堂僅存四營,兵力更單。其余兩營在青州,一營在日照,能否調撥回防,尚待籌商。廟島又孤懸海中,與陸路情形不同,似非有大支水師,不能杜其觀(窺)伺。弟現已函商裕壽帥,請其酌量調撥,以資兼顧。惟聞北洋水師成軍未久,又須自顧天津門戶,能否調撥,亦未可知。意大利藉端要挾,情殊叵測,但能持以全力,厚集雄師,鼓而殲之,亦可泄一公憤也。近日情形如何?煙臺見聞較確,尚乞隨時示知為感。

五、致裕壽帥:壽帥大人閣下:敬啟者,九月二十九日亥刻,恭奉電諭:風聞意大利暗調兵艦,欲截三門灣,又云欲占登州、廟山。著宻飭各營,早為布勒,彼此籌商,妥為布置等因。奉〔欽〕此。諒尊處當已同日恭奉矣。東省海防共十四營,煙臺僅孫鎮金彪四營,寧海僅尤提督成章三營,登州僅夏鎮辛酉七營。而夏鎮七營中,又于春間移兩營駐青州,一營駐日照。孫鎮四營中,又移一營駐濰縣。陸路兵力,已嫌單薄。廟山距登州甚近,現擬于登州再酌添三兩營,或以夏鎮部曲調回原防,或由內地防營抽撥,尚待審畫。因內地防營亦復寥寥無幾,現值籌辦冬防之際,青州、濰縣一帶又有路礦交涉事件,不能不藉兵力彈壓。續募新軍,緩急難恃,東省餉項亦不易支持。現已嚴飭海防各營,就各處分防地方,不動聲色,扼要嚴防。所有應行籌備戰守各事宜,亦即妥為布置,以扼東省沿海之險。惟查廟島孤懸海中,向未駐兵,泉美水深,于寄泊兵船,茲為便利。意人垂涎既久,難保不乘虛占據,以扼南北洋之沖。東省非但陸兵不多,無可抽撥,即使抽撥兩三營置之島中,外無水師為之聲援,內無炮臺可以憑依,似亦非計之善者。籌審至再,可否由尊處派撥北洋兵船,赴煙臺、廟島一帶巡防,以壯聲勢,而伐敵謀。一面嚴飭營防各軍固守沿海地方,水陸庶可互相策應。(下殘)

六?、電奏:北京總署鈞鑒:亥。廿九恭奉電旨,當即宻飭海防各將領,不動聲色,妥為布置,扼要嚴防。登州鎮夏辛酉原統七營,春間移兩營駐青州,一營駐日照,現只存四營,兵力頓單。或調青州兩營回防,或于內地另撥三兩營往登州,〇〇擬即斟酌辦理,仍一面遵旨與直督裕祿彼此籌商。查廟島孤懸海中,水深泉美,寄泊兵船茲便。又當南北洋沖要,意人久謀占據,更不可不兼顧并籌。惟東省向無水師,如撥陸兵駐守島中,設遇敵圍,恐成坐困。擬請旨飭下直督裕祿,酌撥北洋水師前往廟島一帶巡防,庶可與登州陸兵互相策應。是否有當,伏候圣裁。請代奏。

卷三??光緒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二日起至二十六年正月十五日

十二月初六日

一、文登縣稟。【批】:據稟已悉。查英國議租威海專條,并無準其收繳各項稅務明文。現已據情電咨總署核查,俟查復到日,再行飭遵。此繳。

文登陳署令稟報英員在威海收稅一案,奏諭查明前后有無此項案據條約。查此案僅于廿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廿五年十月初一日兩次,準總署咨送議租威海專條,此外則無另據條約,亦未準其繳納各項稅務。而所送專條內載,凡以上界內所有中國管理治理此地,英國并不干預。是未準其繳納各項稅務可知。惟英國議租威海,與俄國議租旅大之期相同。或其狡謀以俄在旅大征收稅租,遂引舊約各國獲利均沾之條,藉為口實,亦未可定。似應電咨總署酌核就近與英使辯論。稟批擬此,請示遵辦之。

再德國租膠澳,遍設海關收稅,高于去內地常稅厘金,仍請征收稅單之款,并先將所繳代存。

卷五??光緒廿六年正月二十一日至二月二十二日

正月二十九日

十七、??榮成稟:奉到石守祖芬弭患條議兩條,奉通飭并告示十張,禁止拳教七張,曉諭民教共守法度三張。

美教士在石島租民房三間,設堂傳教,而信從者鮮。洋教士亦時來時往。

二月初九日

二、總署來電初九:英使稱:威海會勘租界,已派副將包爾、參將班羅斯為委員。希查照。佳。即。

行李道、嚴道、洋務局、林游擊、布、政二司。

三、陶大臣電初九:復電悉。勘界事承囑緩,李現擬改于三月初三日起身。

行東海關道。

二月十二日

五、?東海關道申:英教士石佩韋由煙臺赴直隸、山東、山西、河南、江蘇,女教士司敦由煙臺赴直隸、山東等省。

六、東海關道申:日本領事官田結鉚三郎、商人宮田仁吉、松岡竹次郎,赴登、萊、青、沂一帶游歷。

卷六??光緒廿六年二月二十三日至三月二十八日

二月二十六日

四、?榮成稟廿五日:英人索取溫泉都四里等處錢糧及戶口。【札飭】:查前據榮成趙令昉熙、文登陳令景星先后稟報,英人在榮成縣境溫泉四都等村莊,文登縣境之辛汪二里、三里、四里暨草廟各村莊,索取錢糧等各情。當經飛飭該道、該游擊妥速查辦在案。茲事諭旨,著令同查明,認真辦理等因。除恭錄分行外,合亟恭錄札知。札到,該游擊、道即便會同于令勘租界約,務必援照議租威海專條內載,所租之地系劉公島及威海全灣沿岸以內之十英里地方等語。令同英員,詳悉地勢尺寸,期于無訛。細心省勘,不得任其恫喝,要求于專條所訂界址之外尺寸地界。又查專條內載,有以上所租之地,專〇英國〇〇等語,并無該處錢糧準歸英員收納明文。應于劃界時與英員據理力爭,不得遷就了事。此系交涉重大事件,該道等務須欽遵諭旨,妥慎辦理。慎勿再蹈從前覆轍,致干重咎。并將遵辦情形,飛報查考。切切,勿違。此札。

五、?廷寄:有人奏,英人自威海以外,占文登、榮成兩縣地方,張貼告示,令界內居民向彼完糧。并強派華紳四人充當糧總,代為催收。此次劃界,請飭審定疆界,以固人心,毋蹈從前覆轍等語。著袁〇〇詳審地勢,據理力爭,毋得遷就了事,致啟效尤。另片奏,高密縣屬濠里地方,洋人修造鐵路,阻塞田間水道,有礙小民生計,因而攔阻,洋人槍斃數人。日照縣地方亦有德人擊死農人情事,請飭責問等語。并著該撫詳晰查明,認真辦理。原折片均著鈔給閱看。特此諭令知之。欽此。二月二十七日

三月初一日

二、東海關電:卅電敬悉懔遵。查總署原奏,有劃界原圖進呈。此圖未奉發下,可否請發原圖,俾有依據之處,伏乞鈞酌示遵。〇〇稟。先〇印。

三、【辦事大臣陶電】:濟南撫院袁鑒:接奉來電,殊深詫異。文、榮兩縣所稟毫無影響,劃界以前實無征收租界錢糧。承飭李道赴威,以欣以感。尚祈札飭文、榮兩縣來威見李道,訴其所稟貴部堂之語有何依據。辦事大臣陶電。

行李道,行文、榮兩縣。

六、?要翻譯沈琦隨同石守前往。早呈威海界務錢糧附又呈交涉命一案。

三月十二日

七、?陶大臣照會:榮成有二事違約:一,于家莊人于永遠在該縣因案被押。二,該縣典史隨帶人役至租界境內收錢糧。

行李道復查,洋務局。

三月十六日

二、東海關監督申十三日:日本駐煙領事田結鉚三郎函稱,商人山田政治,往登、萊、青、沂各府一帶察看商務。

照例分行。

三月廿三日

三、文登稟廿一。此稟另抄。【批】:據稟并呈送英員告示均悉。查英員告示系于上年十一月間張貼,示內只載有租界之內,應征春秋兩季錢糧歸彼征收,仍于本征之前妥議匯擬,再行出示曉諭等語。并無立即催征字樣。與該令先稟情節不符。馀所稟各節,亦多可疑。已仰李道確實詳復矣。仰同該道妥慎辦理,毋得稍涉朦飾,致滋貽誤。此繳。

四、榮成稟廿一,此稟另抄。【批】:稟悉。已札飭登萊道查辦矣。英員索交于永遠一案,前據該英員照會,即經札飭登萊道查復核辦,尚未據該道復函。惟此案既在勘界以前,毋論在租界內界外,均不可交,即由該縣妥速訊結可也。再該令現患腿疾,何能協同楊典史分馳各莊?顯系捏飾。特飭。此繳。清折存。

三月二十四日

一、?威海加急〔電〕:【批】:李道亥漾電遞圖均閱悉。威海全灣按圖詳考,似應在乙線迤東、第二尖為止。所注甲至戊一線在城灣口外,自不得統為威灣,請查明駁爭。再總署與英艾使原議,曾謂圖由英人繪交,不足準據,仍須令勘定等語。應守定威海灣十〈英〉里為妥。二十四日

寫致李嚴霖信。

三?、耕堂、幼云仁兄大人閣下:逕啟者,昨接來牘并圖均悉。當于二十二日電復,諒已邀臺覽矣。查此圖系總署與英艾使議專約時,由英人繪交,原不足與準據。仍須令勘時詳審復勘,總以守定沿威海灣十英里一句為要。來牘亦謂必須考證明確,眾心愈服,然后再與英員訂期合勘。具見擘畫精詳,甚為佩慰。惟弟說勘圖載界線,如甲至戊系灣外之地,灣內仍應從庚至卯,至多亦不過從壬至寅。特就圖改劃界線寄呈,尊意以為然否?應請于劃勘時,極力辯爭。又丁至申一線,似應從海岸劃起,由北迤南。外海凸凹不齊,如沿海岸計算,其界址當較原圖為少。核圖內惟乙至已、丙至庚兩線,其相距里數與專條所載尚相符。其余有溢出十英里之外者,特就鄙見所及專函馳商。惟關系較小,推算仍須于會勘時詳細建立。凡有可以辯爭之處,務祈援據與之力爭。事關交涉,冀收得尺則尺、得寸則寸之效。一切統恃鑒照外,弟不為遙制也。專此。

卷七??光緒廿六年三月二十八日起至五月初三日

四月初七日

二?、東海關電:日本商人細井長次郎赴登、萊、青、沂等處察看商務。

四、東海關詳初三:查明英人現無在文、榮兩縣催完錢糧,亦無強派華紳充當糧總。

四月十三日

三、榮成縣稟十二日:查明英人索取錢糧各情,據實稟復由。【札】:據稟已悉。繳。

五?、文登陳令、榮成趙令覽:自丁酉德租膠澳、戊戌俄租旅大、法租廣州灣后,英即議租威海,以相抵制。曾經總署王大臣與英國賽使議訂租威海專條,奏奉諭旨允準,互換頒行在案。本年經總署咨請,本部院派李道等會同英員勘立界石,系照兩國議訂專條辦理。所謂沿岸以內十英里地方,專歸英國管轄,亦系專條原文,圖說亦由總署頒發,斷非本省官員所敢擅專,亦斷非該處民人所能租止。該民人等誤聽謠言,聚眾滋鬧,并擅將李道挽留作主,不但使公家蹈爽約之譏,且為鄉里貽身家之禍。徒自貽戚,終莫能補。愈鬧而受害愈烈,愈鬧則吃虧愈大,前車可鑒后禍。仰該令即將議租威海系奉旨訂約,暨德租膠澳、俄租旅大、法租廣州灣,現均照約劃界各實在情形,剴切曉諭,代印出示,俾咸周知,毋再滋鬧。撫院袁。印。

四月十四日

一?、為出示剴切曉諭事。照得光緒二十三年德國租膠澳、俄國租旅順、大連灣、法國租廣州灣后,英國即議租威海,以相抵制,于二十四年五月十三日,經總理衙門王大臣與英國竇大臣商訂議租專條,載明所租之地,系劉公島并在威海灣之群島,及威海全灣沿岸以內之十英里地方。以上所租之地,專歸英國管轄等因。奏奉諭旨,批準互換。兩國大臣將此專條畫押蓋印,承準總理衙門,咨飭本部院,派登萊道李道等會同英員,勘立界石,即系照兩國大臣議訂專條辦理。圖說亦由總理衙門頒發,斷非本省官員所能擅專,亦斷非該處民人所能阻止。該民人等誤聽謠言,聚眾滋鬧,使公家蹈爽約之譏,生民罹慘烈之禍,徒自貽戚,終無補救。愈鬧而受害愈烈,愈鬧而吃虧愈大。本部院極為爾等惋惜,惻忍不為。茲特奏明另派妥員,會同英員,仍照原訂專條,詳細履勘。每英里合中國里三里三分,如果英員所劃租界在沿岸十英里以外,與原訂圖約不符,不但爾等不愿,即本部院亦斷不肯遷就了事,自當據約駁阻。若實系查照圖約勘劃,其地均在沿岸十英里以內,即是遵照諭旨辦理。爾民人等應即候所派堪輿官員,將勘定村莊〇〇〇〇,毋得再滋事端。除札飭文、榮兩縣,隨時督同紳耆妥為勸導外,合再出示,剴切明諭。為此諭仰兩縣士民人等,一體知照。爾等食毛踐土,受國厚恩,須知時局日見艱難,邦交亟宜敦睦。德國議租膠澳、俄國議租旅大、法國議租廣州灣,均已照約劃界完竣,民間并無異言。膠澳近在本省,德國派員會同勘定租界一切情形,爾等久居其間,當有共見。英租威海,事同一律,照約勘定,何能阻止。爾等均系良民,總以欽遵諭旨,顧全大局,最為緊要。但能守分,本部院自當隨時認真保護,決不任爾等吃虧。若爾等再行阻抗,聚眾鬧事,因而吃虧受害,本部院亦無法誥誡安全。其細思之,慎勿負本部院諄諄勸諭苦衷,特示。

二?、為札發事。照得會勘威海租界,系照議訂專條辦理,昨經電飭出示曉諭在案。茲又將擬就告示隨札印發。札到,該縣迅疾派役,于相距威海四十里內各村莊擇要張貼。一面飭承照繕多張,挨莊張貼,以期家喻戶曉,借釋群疑,而弭釁端。仍將張貼村莊日期暨名目匯折報查。〔行〕文、榮兩縣。

三?、為札飭事。照得會勘威海租界,系照兩國大臣議訂專條辦理。誠恐民間未及周知,合將議就示稿,發局刊刷。札到,該局即飭匠照式刊刷〇〇千張,克日呈送來轅,以憑核發。毋延。此札。

四月十五日

五?、照得本部院前派登萊道李道等會同英員,查照總理衙門王大臣與英國竇大臣議訂租威海專條,勘劃租界。該處民人不知條系總理衙門王大臣與英國竇大臣議訂專條,奏奉諭旨批準,誤聽謠言,聚眾滋鬧,以致與英軍互斗,轟傷民人多名。其事極愚,其情可憫。亟應函示明白曉諭,迅派妥員前往文、榮一帶,挨莊張貼。并會同各該地方官妥為勸諭開導,俾免再茲釁端。茲查有大挑知縣何令金齡,勘以委派。應支薪水川資,即由該洋務局照章支發。除分行、札委,合行札知。札到,該令即便來省起程,馳往文登一帶,妥慎辦理,毋負委任。切切。札到,該司、該局、該道即仰知照,遵照辦理。札到,該縣即便會同何令妥慎辦理。札何令金齡,文、榮兩縣,布、按、洋務局。

四月十七日

五?、榮成稟十二日。【批】:稟悉。已出示剴切曉諭矣。仰即查照另檄辦理。繳。

四月十九日

六?、寧海稟十八日。【批】:據稟探聞文登近日情形已悉。繳。

四月二十二日

十三、寧海州稟十八日。【批】:據稟文、榮鄉民聚眾滋事情形已悉。仰仍隨時妥為諭禁彈壓。

四月二十三日

五、文登稟廿日此稟另抄。英員自埋界石,與鄉民爭斗傷人滋事情形,現已解散。馬井泊村初七斃十五名,草廟初八斃二名。

【批】:據稟已悉。愚民誤聽謠言,聚眾滋事,全在地方官隨時竭力勸諭彈壓。該令既不防范于先,又不能消弭于后,致令慘斃多命,迭滋釁端,殊屬辦理不善。仰即查照節次電檄,妥善辦理,毋任再滋事端。此次英員不聽〇勸,釀成釁端,慘斃多命,其責任歸英員。仰候匯案咨呈總理衙門,照會英使秉公議辦。惟該令有地方之責,于鄉民群聚械斗,既不能預為防范,又不能曲予維護。于后轟斃民人〇〇,經登萊道飭其家屬領埋。該令亦并未詣驗,按格詳報,殊屬辦理草率。應仍查照迭咨電檄,妥慎籌辦,剴切曉諭,毋任再滋釁端。此檄。清折存。

五月初一日

四?、文登稟廿七日。【批】:據稟已悉。仰候匯案呈總理衙門,照會英使,秉公查辦。仍由該令督飭紳董,隨時切實勸導彈壓。繳。尸圖存送,并再造呈一分備案。

札催榮成。

七?、為移令事。查商就東省海防內地原有各營各別裁調即新練武衛右軍先鋒隊二十營案內,曾經商調貴部東字中正五營來省改歸新軍;嵩武中軍前營、嵩武親軍中營,歸新軍操練在案。茲查威海一帶,民情尚未十分安謐,寧防相距咫尺,多留中軍前一營以資彈壓,即改調登防東字中軍左營來省,歸入新軍,以符原撥二十營數目。除分別移行外,相應移令貴鎮、統領,請煩查照。登防只酌留登萊練軍一營,其東字中軍左營,即飭楊管帶青山,即日遵調來省,寧防應酌留嵩武親軍左營、中軍前營兩營。其嵩武親軍中營,即轉飭該管帶即日遵調來省,以便撥為新軍操練。

卷九??光緒廿六年五月三十日起至六月二十一日

六月十二日

五?、登萊道會同林嚴稟初一。【批】:初七洋務局詳前由。已據稟咨呈總理衙門查照矣。仰即知照。繳。圖說存送。

咨總署。

十三、榮成令稟何金齡初九。【批】:據稟已悉。仰洋務局分飭知照。繳。

六月十五日

四?、寧海州稟十一日:奉發嚴禁拳匪告示、歌詞照刊

卷十??光緒廿六年六月二十二日起至七月初五日

七月初四日

四?、登州府稟廿一日:督飭各屬辦團。

七月初五日

一?、初二改委何令金齡、李令誠保〈分別〉查西、東路。

卷十一??光緒廿六年七月初六日起至七月二十四日

七月初七日

十二、文登稟廿九日:遵辦團練。

七月二十日

四?、大英欽命署理威海、劉公島等處辦事大臣布〔照會〕。

七?、文登、榮成會稟十九日。文、榮兩縣應劃租界錢糧按莊核糧,以杜弊竇。是否可行,伏候迅賜裁奪示遵由。

【批】:已據稟檄飭登萊道李道核議具復,應候稟報到日再行飭遵。仰文登縣移會榮成曾令知照。繳。

七月二十四日

七?、榮成稟二十三日:辦團練。

卷十二??光緒廿六年七月廿五日起至八月十六日

七月二十七日

十三、榮成稟廿七日:日本魚雷艇于初五在青島觸礁,有二三十人上岸支棚居住,看守破船。初六七等日,英國兵船來裝軍器子藥。

八月初五日

九?、文登稟初四:劃界案內,民人被英人擊斃,乞撫恤。

八月初六日

十二、榮成稟初五:日本看守破魚雷船三十余人,于七月十四日搭輪船去。

八月十二日

十六、文登縣稟十一日:本道前飭將租界內應劃錢糧逐一查明,開具花名、頃畝銀數清冊,繪圖貼說,呈送司道會辦。按地核糧窒礙甚多,以莊核糧弊竇較少。現值農忙,俟秋后再辦。

七月初八日,鳳林集因買牛起釁,印度兵百余名前往掠擄,并捆去十人。措洋五百元,贖回八人,下余二人,錢未付清,尚未放回。

【批】:稟單均悉。候行登萊道李道核飭遵辦。另單稟請知會英員飭令約束洋兵等情。現在外兵北犯京師,〈慈禧太后和光緒帝〉乘輿西幸,迭奉諭旨,保守疆土,自應欽遵,妥慎籌辦,相機應因,以免別滋釁端。此案仰候大局平定時,再行酌核辦理。仍一面由該令督飭紳董,剴切勸諭界外各莊民等,設法開導,各安本業,切勿藉端滋事,以維大局而固海疆。繳。

卷十三 光緒廿六年八月十七日起至閏八月初三日

八月十九日

六?、威海步大臣電:本日接到七月十六日照會,拜悉一切。該縣越界拘傳姜立志,并唆民罷市,殊屬不合,務祈鑒涵。現已札飭東海關道派員從嚴查辦。俟查明后,定即酌量辦理,以副雅囑。再,嗣后如有公牘,希就近交東海關道封寄省,以期迅速。特先電復。

電登萊道。

八月二十二日

十八、登州府詳二十一日:招募練勇兩哨,月支七百九十七兩二錢。

【批】:據詳已悉。仰善后局核議復飭遵。繳。冊領存。

八月二十三日

十五、登州府會稟二十二日:團練。

【批】:據稟已悉。仰仍會同查照舊章妥慎籌辦,并移焦守知照。繳。

八月二十四日

十一、〔四言告示:〕各國傳教,載在約章,迭奉諭旨,準建教堂。勸人為善,遠涉重洋,認真保護,圣訓煌煌。民教一體,均是編氓,各安生業,何用參商。縱有屈抑,赴訟公堂,持平審斷,官為主張。毋得私斗,自取禍殃,無習邪拳,至亂紀綱。托名仇教,實擾善良,自相殘虐,流毒四方。教民殺戮,何啻自戕,教堂焚毀,終須賠償。教產攘奪,還要追贓,禍延軍國,釁起列邦。兵兇戰危,業廢農桑,千里為墟,怵目心傷。現議和局,派使妥商,嚴拿拳匪,誅鋤豪強。調和民教,撫恤流亡,根株除盡,嫌怨胥忘。教堂林立,附近村莊,莊長首事,守衛周詳。教士來往,保護照常,責成州縣,實力巡防。同效康樂,共迓休祥,倘再迷犯,毋任遠飏。拿獲正法,以警披猖,噬臍何及,履冰堅霜。

八月二十五日

十一、威海:步大臣鑒:本日接準八月初十日照會拜悉。所有租界楊家疃有五人因命案在文登縣被押等因,已電飭煙臺道,轉飭該縣解交貴大臣矣。特電復。

十二、煙臺:李道臺:頃準威海步大臣照稱,租界楊家疃有五人因命案在文登縣被押,本大臣已函囑文登縣令,將此五人解交本大臣訊辦等因。請即轉囑文登租界〈“租界”應為“縣令”〉,此五人既系租界內,應即解交步大臣訊辦。仍查明稟復。

八月二十七日

二十九、文登稟:王熙元會查登屬匪徒情形。

八月二十八日

二十三、登萊道稟二十七日:草辮抽厘。

【批】:據稟已悉。殷令志超創辦草辮抽厘,前已批準暫行矣。仰即知照。繳。

閏八月初三日

十二、登州府稟初二日:團練情形。

【批】:稟悉。該府屬團練前已飭令暫行停辦矣。仰即督飭所屬整頓捕務,以消隱患而清盜源。繳。

卷十四??光緒廿六年閏八月初四日起至閏八月二十一日

閏八月初七日

七?、榮成稟初六日:請領槍子,招募團勇,呈《勸民勿習邪教歌》。

閏八月十四日

一?、東海關稟十三:派員查明威海租界民人姜立志被搶一案。

【批】:已據稟照會英國步大臣查照矣。擬仍督飭文登縣,遇有交涉事件,隨時按照議租專條妥慎辦理。繳。

二、〔照會威海英大臣:〕為照會事,光緒二十六年八月二十日,準貴大臣照會內開:現聞文登縣派壯役擅入租界,任意橫行,唆民罷市,請煩從嚴查辦等因。當經電飭東海關派員前往查辦,并一面電復貴大臣查照在案。茲據東海關道李道希杰稟稱:當經委派候補知縣謝全忠前往確查。該員旋即馳往文登,提集壯役嚴行審訊,實無其事。當將該役等看管,并即會同該令折赴威海到窯夼村詳查。有教民姜立志于六月十二日被人勒出大錢二百文,并未搶去衣服、家器之事,其人亦并非縣差形狀。當即會同至劉公島,謁見貴大臣,陳明查詢情形,并訊明闖入姜立志家之人自稱縣差,并無票據。其兩人一姓叢,一姓姜名文勝,而檢查縣中壯役名單,亦并無叢姓及姜文勝其人。顯系匪徒冒充公役,借此搶劫無疑。至唆民罷市一節,系出自謠傳,遍查亦無其事。當經謝令等據實陳明,仰荷貴大臣明察,允將此案了結,謝令即回煙銷差。由該道核明稟復等情列本部院。據此,除稟批示外,且復貴大臣,煩請查照。

閏八月十八日

四?、登州府稟十七日。【批】:據稟已悉。該守查明棲霞縣境有拳匪聚眾煽惑,當派哨隊馳往會緝,籌辦甚善。仰即督飭該暨王哨官等,迅率勇役,嚴密查拿,務獲嚴辦,毋稍〇〇。切切。此繳。

閏八月十九日

一、?文登縣稟十八日:【批】:據稟已悉。此案昨據登萊道查明稟復,已據情照會英國步大臣查明矣。嗣后遇有交涉事案,仰仍隨時按照議租威海專條,妥慎辦理。繳。

卷十五??光緒廿六年閏八月廿一日起至九月十四日

閏八月二十一日

二、文登、榮成會稟二十日:遵飭合議租界錢糧等項善后各事宜,繕具條陳清折。

【批】:據稟已悉。該縣等遵議租界錢糧,擬照英員按莊不按地原議核辦,固屬簡捷;然其中流弊甚多,且有窒礙難行之處,仍不如隨地劃糧分別先納為是。如租界外人有地在界內,其應征錢糧耗羨,由文、榮兩縣查明實數,移請英員代征轉交文、榮兩縣照收。其租界內人民有地在界外者,其應征錢糧耗羨,由英員查明實數,移請文、榮兩縣代征,轉交英員照收。錢糧詞訟事本相因,似比隨地劃糧,可省許多周折,并可杜許多流弊。然仍以附近租界之文、榮兩縣為斷,將來與英員合訂簡明規條,即須隨案聲明,不得如該令等稟報所開,但以租界外三字渾括其詞,轉致漫無限制。至英例征耗羨,或將代征界外地畝耗羨劃抵,仍當另行設法抵撥。仰登萊道就近查看情形,悉心妥籌詳復,以憑核奪。似此變通辦理,仍與該道原議由威海同知居中移令代催大概相同,不過勿庸另行派員居中代催,更為直捷。其余一切應行籌議事宜,均應以期折中至當,簡易可行。仰登萊道就近查看情形,悉心妥議,詳晰具復,以憑酌核,分飭遵辦。繳。

閏八月二十五日

三、登州府稟廿四:查復姜立志一案。

【批】:據稟已悉。此案昨據登萊道查明稟復,已據情照會英國步大臣查照矣。仰即知照。繳。

閏八月二十九日

一、?文登、榮成祝令、曹令同覽。威海租界糧冊速即造送,并先將查明情形電復。

九月初二日

五?、寧海州稟初一:查無焚燒教堂〈事〉。

【批】:據稟已悉。仰仍隨時妥為保護彈壓。繳。

九月十四日

一、〔致〕文登、榮成:祝令、曾令同覽:迭送租界糧冊,仍以按地為便。惟地在界內、人在界外者,應由地方官代收轉交英員;地在界外、人在界內者,應由英員代收轉交地方官,以便催科而歸簡易。前電譯碼將界內、界外字顛倒,應更正照辦。

煙臺李道同。

二、榮成稟十四日:瀝陳租界劃糧,以地劃糧實屬窒礙難行,請仍照英人原議論莊不論地之法辦理。

【批】:據稟已悉。前議按地劃糧,原系地在界內、人在界外者,由地方官代征交英員;地在界外、人在界內者,由英員代征,轉交地方官。以便催科而曰簡易。發電時譯碼偶有乖錯,致將界內界外字樣互相倒置,文意遂亦隨之而異,已另電更正矣。勿論按地按莊,總以便民為重,本府院原無成見。不過按地劃糧,似剖析較清,界限亦較嚴。按莊則有籠統之嫌,恐滋牽混之弊。征糧與租地,事相表里,該令等身任地方,見聞較確,按地劃糧如果有窒礙難行之處,仰該候札行東海關道另行核議飭遵。該令等仍一面會同文登祝令體察民情,即就近稟承該道妥籌辦理。繳。

卷二十五無威海地區史事。

卷二十六??光緒廿七年五月十八日起至六月十九日

六月十一日

二、為照會事。光緒二十七年六月初十日,準貴大臣咨開等因。準此。當經商明正任袁撫院,以查本國律例,互斗因傷身死之案,與盜匪大有區別,須按定例審辦,未便通融。此案既系在威海城內互斗,兇犯又系界外人,業由威海司潘巡檢緝獲,交文登縣訊實監禁。自應仍照本國定律,由縣審擬解赴府司各署勘轉,按律定罪方足以成信讞。亦決不至久延時日。來照擬請札飭文登縣將該犯迅速就地正法一節,中外均無此例。所請通飭皋司及該管道府毋庸提訊,亦與定例不符,礙難通飭。諸希涵亮。除秉公訊明,札飭文登縣,按照例限從速解審外,相應備文照會貴大臣,請煩查照。須至照會者。

卷三十一??光緒廿八年四月初七日起至七月初四日

五月二十三日

一、?威海駱大臣電:風聞祝令期滿調省,于令接署。如祝有要介,即勿庸論,否則請留。辦事大臣駱電。〈據此,《文登市志》482頁“祝鑫”下應有“光緒廿八年于某任縣令”之補〉

二、〔復威海駱大臣〕威海駱大臣鑒:尊電拜悉。文登祝令調離另有要差,接署之于令向充洋務局委員,熟悉公務,到任后,尚希隨時關注為荷。

癸卯卷??光緒廿九年十二月十九日起至卅年二月初四日

附錄:山東撫院收電簿殘卷

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九日

三?、煙臺何道臺:宙〔密〕。卦電悉。各國若準商船照常出入,縱無匪徒販貨接濟戰國,終恐謠言傳入致煩口舌。是以飭轉登、萊、青、武定等府各海口一體嚴密稽查,除打魚小船取有的保準其出入外,其余中國商民大小船只,有載無載,概不準出海。即外來民船過境,亦應扣留,免致租經戰地。如實有民船載貨,由中國此口至彼口,在沿岸海邊行走,亦須查明無糧、煤、食牛諸食物及一切軍需禁物,仍取具的保方準出海,并發冊存記,違者將船貨歸官,商人、舵工、水手并懲。并由尊處督飭登、萊、青三府,委派文武員弁赴(下轉48頁)(上接42頁)各海口、各碼頭駐扎查禁,仍一面派官輪船、帆船給護照,赴沿海一帶梭巡。至局內、局外各國輪商照常通商,其余飭遵外部所頒條規辦理。昨已備文分〔別〕進行,茲承電旨,特再摘要電達,照此辦理。不過嚴斷接濟,并非一律禁止商船出海,似不十分有障國家稅課、貧民生計,只要地方官奉行得法,亦當不至別滋借口,仍希隨時督飭妥籌辦理為要。

六十三〔光緒二十四年〕七月十二日(收謝庭芝電)濟南〇憲鈞鑒:初十日,確有蘇豬船由威海來煙,旋即開赴營口。庭芝稟。七月十二日

復如有續聞請其電知。

六十四〔光緒〕二十四年七月十二日(收謝庭芝電)濟友??撫院鈞鑒:頃據英訪事人電致上海外洋報館云:俄人欲居營口。昨英提督派兵輪往看動靜。英副提督在威海密商海疆劃界事宜。德人并有欲居嶗山之說。電局兼偵探委員謝庭芝稟。

六十五、〔光緒二十四年〕七月十六日(收謝庭芝電)濟南??撫憲鈞鑒:文電敬悉。凡有關涉洋務之事確有可據者,遵即隨時電稟。庭芝稟。

七十四、〔光緒二十四年〕九月初一日(收總署電)濟南??督撫、將軍:奉旨:前經諭令各省保護各國教士。此事極有關系,各該將軍、督撫務當嚴飭地方官于教堂所在,及教士往來之處,一律認真保護,不準稍涉玩懈。如再有防范不力,致涉事端,定即〔從〕嚴懲處。欽此。

東。印。九月初二日

(作者:文登市志辦編審)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相關文章

  • No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