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畢克官 四川大學博物館

出處:《甲午縱橫(第二輯)》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6年12月31日

摘要:畢克官先生來信 編者先生: 貴刊2007年第3期刊發蔡克明先生《漫話威海灣》一文,讀后引出我一番回憶。記在下面,也許有點參考和補充作用。 40年代前期,我家…

關鍵詞: (暫缺)

畢克官先生來信

編者先生:

貴刊2007年第3期刊發蔡克明先生《漫話威海灣》一文,讀后引出我一番回憶。記在下面,也許有點參考和補充作用。

40年代前期,我家住在北門外御慶里一號。地處現今的威海衛大廈北鄰(大廈地址是老威海一家著名的民間醫院,為名醫張敬修所開)。御慶里對面隔馬路(即從東山直通東門臉、南大橋的那條主干道,當時的路名忘了)是大草場。有一天早晨,看到大草場里滿是積水,水倒不深,約到小腿的部位。大人們議論說是鬧海嘯,是海水沖過高高的沿海馬路涌到草場里了。我跟隨大人,淌水走過大草場到海邊,一看嚇了一大跳。海里的船全都潮到岸邊了,緊靠馬路。小舢板,大駁子,多數半埋在沙里。印象最深的是有一艘小“洋”船,黑色船身,白色舵樓,也是半截埋在沙里。我們還好奇地爬上去看新鮮。現在想來,可能是海關的小巡視艇之類。潮上岸的深海大蟶有十公分多長,粗如搟餃子皮的小搟杖,從未見過(數量不多)。遠望大海,只剩下一艘常年停泊的“周鳥船”,說是南方來的大帆船,船頭船尾翹得高高的,仍然停泊在東山飯店南的深海里。

準確時間記不清了,估計是1941-1942年前后。這次災害,究竟是海嘯引起的,還是臺風引起的,不得而知。夜里是否下過大雨,刮過大風,已不記得。但上述景象,至今仍歷歷在目,記憶是千真萬確的。做以上介紹,也許對今后的研究工作有些參考作用。

還有一個模糊的記憶,也是在40年代前期,有一次退大潮,聽大人們念道都快退到劉公島,差點兒能步行上島了。這可能有點夸張,但卻是罕有的一次退潮,我不記得自己是否到海邊去看過,但自己年小這次沒下去趕海是記得的。這個記憶模糊,不足為證,只提一下,算是一點線索吧!

畢克官

2007年10月威海東山賓館

四川大學博物館來信

尊敬的《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館刊》編輯先生:

頃承惠贈《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館刊》2007年第2期,內容豐富,彌足珍貴,鄙館將用之教學科研陳列參考。

此致

四川大學博物館敬呈

2007年9月26日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avatar

畢克官,(1931.2—)山東威海人。擅長漫畫、理論。1956年中央美術學院繪畫系畢業。歷任中國美術家協會《漫畫》、《美術》雜志編輯,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原所長,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民間工藝美術學會副主席。 主要成果:已發表專著57萬字、評論23萬字。漫畫史論方面主要有:《漫畫十談》、《中國漫畫史話》、《中國漫畫史》(合著)、《過去的智慧――漫畫點評1909―1938》、《中國民窯瓷繪藝術》、民間美術評論集《神秘的藝術世界》、《畫人漫筆》、《民窯青花》。并創作有800余幅漫畫,畫集代表作有:《畢克官漫畫選》兩本、《畢克官王德娟畫集》、《畢克官水墨畫》。


相關文章

  • No Related Post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